向神的心若不真

巴兰知道有神,却试探神,是出于贪心。本会造成对神的名羞辱,但结果不是神的名被羞辱,是巴兰自己受羞辱。也因为不信神,结局不单是灵魂灭亡,身体也被击杀。

以利是信神,却在儿子犯罪问题上软弱。儿子的罪恶甚大时,他劝儿子说:“你们为何行这样的事呢?我从这众百姓听见你们的恶行。我儿啊,不可这样!我听见你们的风声不好,你们使耶和华的百姓犯了罪。人若得罪人,有士师审判他;人若得罪耶和华,谁能为他祈求呢?”(撒母耳记上 2:23-25 和合本)。这个说法在人面前似乎算是责备,也算是表明对儿子犯罪有了一个不赞同的态度。但神却看他的内心是尊重儿子过于神。这件事情上什么是尊重儿子过于尊重神呢?以利责备儿子,却对儿子在祭祀上的亵渎并没有显出向神的敬畏。两个儿子的犯罪是体现在祭祀的事情上,他只说儿子风声不好,让以色列人陷在罪里。如此重大的犯罪,以利并未显出一颗厌恶罪恶的心。结局是什么呢?神曾给他美好的家,美好的服侍。却因为他不敬畏神,神就不再给他和他的家这样的侍奉,也毁掉这个悖逆之家。以利的态度不仅导致两个儿子犯罪肆无忌惮而灭亡,也导致这个家族受咒诅。侍奉上的悖逆,神的管教和责打是很严的。不是侍奉中有了缺欠和错误,神就这样对待,而是一个人侍奉神没有敬畏的心,结局是十分可怕。

扫罗被神弃绝,通常也令人惊讶。如果是有了许多的悖逆行为而被神弃绝,就不惊讶。扫罗被弃绝时只因一件事情,神藉着撒母耳的口说出来了。撒母耳对扫罗说:“你做了糊涂事了,没有遵守耶和华-你 神所吩咐你的命令。若遵守,耶和华必在以色列中坚立你的王位,直到永远。现在你的王位必不长久。耶和华已经寻着一个合他心意的人,立他作百姓的君,因为你没有遵守耶和华所吩咐你的。”(撒母耳记上 13:13-14 和合本)

撒母耳与扫罗约定七日见面再献祭,扫罗等了七日见撒母耳没来就擅自献祭。这件事情看起来只是一次判断上的急躁,但在神眼里却不是这样。神定规的献祭条例被扫罗亵渎了。神眼里的侍奉不是随便,献祭的侍奉不是扫罗可以去做,是神指定的人才可以。扫罗犯这样的罪,显出对侍奉神毫无敬畏。神知道人的心,也知道后果。藉着先知说出来的话后来从扫罗的行为就印证了神看人不会错。扫罗从那时候起就没有悔改的心,后面也没有,神知道。扫罗家破人亡的结局就不稀奇。

再往早点去看,米利暗这样的女先知曾是怎样火热服侍神,却因为摩西是他的弟弟就随意用话语攻击。这个攻击其实不过是几句话而已,但米利暗却因与摩西之间的亲情而这样说话,神不喜悦,就管教她使她长大麻风。她后来的结果也不算好,死在旷野的路上。摩西第二次击打磐石,神的责打也不小。与神近的人,神更要求圣洁,所以管教起来也不一般。

服侍神的人若向神的心不真,结果是十分可怕的。

马可和巴拿巴的教训也值得教会警醒。第一次布道途中马可擅自离开保罗和巴拿巴,这个事情照着人的想法来看,不过是一次失败,似乎可以理解和体谅。但第二次布道将要出行时,保罗与巴拿巴因为马可起了纷争。保罗不同意带马可去,巴拿巴执意要带上马可。两个人争执不下,保罗就与巴拿巴从此分开了。巴拿巴就带着马可去别的地方,保罗与西拉结伴开始第二次布道履程。

大部分解经资料是认为保罗不对,认为这时候的保罗,因为生命还不够成熟就缺少包容心。认为巴拿巴有爱心,就陪伴马可,免得使他跌倒。但这样的解释不一定是神的心意。保罗若是看重侍奉,马可年轻而生命跟不上会造成更大的损失而不愿意马可一同前往,这样考虑也是可能的。巴拿巴虽有“劝慰子”的名声,但后来与彼得一起随伙装假是保罗公开责备过的。会不会因为马可是他的表弟,也因为巴拿巴缺少保罗那样的异象而显出软弱呢?保罗从主领受的命令,在异象中得听马其顿的呼声,这可不是平常。就是受审时也说从来没有违背从天上来的异象。保罗对基督福音的忠心是马可难以体会的,即便是巴拿巴,那时候也不一定真的明白这点。《使徒行传》后面的章节不再记录巴拿巴和马可的服侍,却大量的篇幅记录保罗的服侍,这不能说不是一个印证。能与保罗一起同工履行布道,这可是无比荣耀的侍奉。马可或许因为不看重这个,虽然后面仍有服侍,巴拿巴也是继续服侍神,但他们也许因一次这样的选择就失去了更美的服侍。

主交托教会大使命就是传福音,教会不重视传福音,人情就缠累。真理的判断力也被世俗侵扰,就常常体贴肉体不愿意为福音付代价时,以为这样的体谅是爱心。自己不愿意付代价,自然也同情不愿意付代价的人。只是要警醒不能抵挡真理,拦阻福音。这样的结果会更不好。

我现在是要得人的心呢?还是要得 神的心呢?我岂是讨人的喜欢吗?若仍旧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 (加拉太书 1:10 和合本) 不要只在眼前侍奉,像是讨人喜欢的,要像基督的仆人,从心里遵行 神的旨意。 (以弗所书 6:6 和合本)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