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的公义与社会公义的不同在哪里?

基督徒的公义与社会公义的不同在哪里? 一言蔽之,基督徒的公义出于神,社会公义来自于世界。

神的公义与世界的“公义”、不公义相对。世界的某些不公义,良知使人通常可见。比如杀人、偷窃、奸淫等等。这些原本是神律法的功用刻在人心里所致,良知本出于神作为。只是罪人有良知却不能行出良善,因为失去了神的生命,就失去了行善的能力。不能行善就谈不上有公义。世界无公义,是本相。因为世人全然败坏,没有一个行义的,没有义人。

社会公义的本质是失去神生命的一种“公义”追求。社会公义的标准不是出于神,追求的过程也不是神带领。要么是歪曲公义的标准,要么是刻舟求剑式的方法。目标和过程都与神的公义相悖,也就达不到神公义的目的。

基督徒的公义来自神。生活在世界,却不属于世界,行义就不属于世界,是属神。基督徒行义,对世界而言,是发光,是把福音荐于人的良心。目的是让罪人信福音脱离不义,被神称义,也能行公义。

一、厌恶罪恶,却以善胜恶

爱人不可虚假。恶,要厌恶;善,要亲近。 (罗马书 12:9 和合本) 你不可为恶所胜,反要以善胜恶。 (罗马书 12:21 和合本)

基督徒对罪恶的看见是从得救过程而来,是个人经历,也是同类所感。什么是个人经历和同类所感?个人经历指神光照自己,看见自己全然败坏,毫无良善。同类所感是指神光照不仅看见自己,也看见世人全然败坏,毫无良善。这个“视角”只能出于得救的经历才能真实有。无论是自己还是被社会公义倾向所界定的“大恶人”“乌合之众”“精英”“伟大领袖”“圣贤”“思想家”“哲人”“罪犯”“好人”,他们若不认识神,就都是不义之人,毫无良善。基督徒对罪恶的厌恶,不只是对社会影响大的事件的犯罪尤为厌恶而对别的罪恶显出厌恶感不强。世人对社会影响大的罪恶事件之所以尤为关注,根本原因是这些事件会影响个人和群体利益,所以情绪通常也特别强烈。这个情绪背后常常不是来自对罪恶本身的厌恶,而是参杂着个人利益得失。比如拐卖妇女、儿童,很多人发表言论时都会说,这些事情你不站出来说话,它会临到你。这个动机很显然是带着个人和家庭危机感的。他们对人贩子的厌恶,比起不伤害自己眼前利益的其他犯罪的厌恶是不同的。这种厌恶是往往带着极大的报复心对着罪犯的。很多人极力要求对人贩子处以极刑的心态,是希望用极刑遏制这种犯罪。这个动机并不是出于灵魂不得救的危机感,而是出于满足不信耶稣的人生中有更多安全感。

涉及人的生存环境的犯罪,世人往往比较敏感。食品安全、住房、通胀、环境污染、医疗、教育、制度环境等等。这些方面的罪恶导致的情况恶化,是直接引发不同感知程度的群体的生存危机感的。文化程度不高的,一般关注眼前收入、住房、看病等等现实问题。思想层面高一点,不仅关心这些现实问题,也关注稍微深层一些的制度环境等问题。这些方面的“合理”要求通常成为社会公义追求的方向。社会公义追求的目标,不是灵魂得救,而是满足人的肉体需要。追求这些需要的本质,出于罪性的要求,出于私欲目的时,与信福音是没有关系的。

基督徒厌恶这些罪恶,但视角和态度与世人不同。基督徒的态度不是建立在个人得失问题上。虽然个人感知是包含个人得失这个部分的,但态度和视角却是从神而来。与世人最大的不同在于,对犯罪的人群或个人不是满了仇恨,是厌恶他们所行罪恶之事,但仍对犯罪的人有怜悯之心。因为基督徒知道一个结果,这些犯罪的人,无论世界的法律是否审判他们,神的审判并不会遗漏,也极其可怕。他们所行,不过是为自己积蓄忿怒,神的震怒也常在他们身上。与世人相比,基督徒更重要的不同是,看那些受害者,不仅是只看见一个所谓“互害”的恶,也看见这些事件中的受害者,他们若没有信福音,他们被害死去,虽然令人同情和悲悯,但不信而亡,显明罪人应得之结局。除了悲悯,更是感谢神公义的审判。因为世界中,无一人是公义之士,他们的死,正是神审判的结果(指灵魂灭亡)。

基督徒的境界是厌恶罪恶,却爱世上每一个灵魂。这个爱的范围不是只对弱势群体、受害群体,也对那些所谓施害者。因为每个世人既是受害者,也是施害者,岂能以社会公义的心来审判他们呢?任何人不信耶稣,在神眼里都是罪恶的,都是毫无公义的。有了基督的心,对待世界所谓公义和不公义的人,就看见一个同质,他们都是邪恶的,也都需要福音的救赎。

基督徒对世人行恶不是两眼不看,两耳不闻,而是有基督的心肠。是远离罪恶,也有福音救人的强烈倾向去对待每一个罪人。不是以社会公义来审判他们,而是以行善的德行来见证基督,把福音传给他们。尼布甲尼撒行了大恶,神尚且赦免并使他敬畏神,基督徒对待暴君行恶,也是带着怜悯的心肠或传福音给他们,或为他们灵魂得救而恒切祷告。暴君里面的恶与小民里面的恶没有不同。虽然从社会的角度看见行恶的表面程度不一样,但福音在世界中传杨,信耶稣就不至受害(灵魂灭亡)。小民不信耶稣,遭遇患难和虐待,也不能说没有神的公义在里面。很多罪人,无论身份如何,都是遭遇心灵的痛苦和“绝境”才来到主面前恳求。他们遭遇患难不也是神美意的体现吗?不信耶稣,都要如此灭亡。信耶稣,成为新造的人,旧事已过,一切都成为新的了。

基督徒与世人对待罪人的不同就在于,世人里面出于私欲对人有恨,基督徒出于基督的心,对各样罪恶都厌恶,对人却没有报复心理,对罪人是满了怜悯的心肠。看见罪恶,不是以世界的心去追求社会公义为目的,而是竭力传福音给所谓公义和不公义的人群。审判交给神,爱却流淌在他们中间,为福音付代价,使他们悔改信耶稣。

二、避免极端心态

对社会问题,基督徒的看见与世人不同,行为也不同。但也要避免另一种极端。宗教化的倾向会提出不要关心社会问题。这个说法若是出于劝人不要追求社会公义,这是不错的。但以“不属世界”之名,对世界因罪恶带来的各种问题毫不关心,对世人因缺少福音而陷入各样灾祸没有任何怜悯心,这也是失去爱心的一种罪恶。出于福音的异象,是看透万事,而不是“不闻不问”显出对世人灵魂灭亡危险没有感觉。比如当前的俄乌战争,世人是站在不同的政治或文化角度支持或反对,基督徒却看见的,除了战火导致的悲剧,更重要的是看见战争中死去的人,许多是不得救而灭亡了。无论是发动方,还是被侵略方,当他们死在战场时,基督徒最大的悲哀是他们灵魂没有得救就死去了。那些在各种灾难中活下来的人,如果没有悔改信福音,他们的活,是一点都不值得高兴的,反而更加悲哀。

疫情蔓延世界,很多人在疫情中经历患难,很多人死亡。基督徒什么心态?福音传得如何。如果情绪只是建立在与世人一样的物质、医疗、管控的黑暗等这些方面,就失去了神的目的。这些患难临到,与世界的罪恶相关。神的手许可发生,对教会而言,不是与世人一个境界,而是看见神福音的美意,而是不顾危险,靠着主竭力把福音传给患难中的人群。这样的环境,对教会也是试验,是与世人一样哀嚎、抗议,还是“忍辱负重”不辞患难,全体同心传福音?或是对世人的患难不闻不问,只管独自享受恩典,毫无福音负担和付代价的心?前者是努力方向错误,后者是假以属灵却失去爱心的假属灵。两者都不是出于对福音的负担,都是罔顾环境,不看神心意的表现。

前一种通常有人注意到,后一种却少有人很注意。后一种是宗教化倾向的一个必然。教会原则上有的能分辨登记的错误,但传福音失去负担和火热时,对罪恶显出的麻木不仅是内在生活的律法主义倾向。在传福音上一但冷淡,对罪恶下的灵魂关注也会失去爱心。精致利己主义并非只在世界,在宗教中也更加严重。惧怕传福音而来的逼迫,就假以不参与社会公义之名而妥协邪恶的方式迁就不公义。比如,有的人会说,在上有权柄要顺服,所以应该登记,应该按他们要求的不要外出传福音。甚至对于管理部分攻击福音和拦阻传福音、聚会的恶行,采取的是“顺服”态度。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的,也不是很少见的。他们往往以各样教条的要求来衡量福音的界限,使福音受到拦阻。他们名为反对社会公义,实际却是更深落入了另一种变相的社会公义的网罗里。他们支持反对福音的社会“公义”,实际是反对福音的公义了。几年前,一位内地传道人谈聚会被冲击。当时很多人被抓进去审问,回头放出来了后,他大赞管理人员态度怎样怎样克制,似乎他们在做一件善事。他忘记了他们的这个行为本身是何等悖逆神。如果出于这样的心去反对追求社会公义的人,应该是自己先悔改,别人才有可能看见你是里面有了神的公义。其实这样的表达是忘记了彼得、约翰、保罗面对审问时的态度。也忘记了耶稣面对犹太人和彼拉多审问时的态度。若忘记了顺服神不顺服人,要么是血气争斗,要么是真理上妥协。

2019年三月底四月初,各部们来宣布取缔聚会。我当时说“很理解你们现在做的,但是你们要知道,新条例是邪恶的,对国家没有好处”。当时领导说“把这话记下来,上报”,我说“可以上报,这就是我的态度,我劝你们读一下圣经,你就能知道该怎样行”。也告诉他们“你们虽然取缔这个聚会地方,但基督徒不会停止聚会,因为这是神的命令”。他们庆幸我们没有反抗他们,好交差。我们感恩,逼迫面前教会传福音、聚会更加坚固。我很注意到几个精察听我发言时,是很认真平和的点头,或许神藉着这个态度让他们思考福音呢?

三、神的公义是在福音上显明的

神的公义藉着福音显明,藉着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显明。世界没有公义,是因为不接受钉十字架的基督。他们在基督以外追求公义,都不过是虚假的公义而已。无论是制度的选择,还是文化的选择,或是任何其他选择,离开了信福音,就毫无公义可言。人岂能抓住自己的头发上天?人岂能在全然败坏的旧造生出良善和公义呢?全然败坏的世界,岂能通过社会公义的追求而能变得美好呢?

这个世界,只有福音能救世人脱离不义,脱离神忿怒审判的结局。希图通过政治、经济、科技、军事等等手段来把世界变得美好,都是枉然。并且,神的忍耐也是有定时的。世人趁着在世仍然沉迷于世界的败坏,仍然拒绝福音,社会只会是更加罪恶,人类的生存环境也会因为罪恶极大而变的更加恶劣。哀哭却不醒悟,侥幸逃过一劫却不悔改,等候他们的也必然是没有平安的人生和最终扔进硫磺的火湖的结局。

惟有神的公义长存!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