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频】主日:神要施恩,谁能拦阻呢(1月26日)

音频

【约翰福音14:27】我留下平安给你们;我将我的平安赐给你们。我所赐的,不像世人所赐的。你们心里不要忧愁,也不要胆怯。

【马太福音24:12-14】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才渐渐冷淡了。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


弟兄姊妹们,主日平安!从2019年12月初武汉公开公布第一例武汉肺炎的这样一个病例以后,一直到2020年元月21号,湖北才开始全面的部署。在这样一个非常漫长的四、五十天当中,也是非常关键的四、五十天当中,因为缺少部署,所以整个瘟疫的爆发没有得到任何的阻止。以至于,当前的武汉人对病毒的整个敏感和恐惧,以及无奈的心情。大家在极度的压力下这种失控,充满在这一个城市里面。可以说很多人,他们在这样一个人群、在人人自危的状态里面,特别是23号封城以后,在这个封城的时间之前,武汉实际上已经有200多万人已经出去了。所以,这个病毒就带上了全省、全国,现在可以说全国草木皆兵。其他的地区的整个重视程度,不知道如何,但是他们就是前期武汉的这样一个病例的状态。所以在全国引起大爆发是完全存在可能的,现在已经开始爆发了。所以这个情况是非常的危险。

我们也透过这样一场瘟疫的爆发又看见人心。有的人呢,在歌舞升平,好无怜悯之心;有的人呢,因为压力在那里哭喊,甚至哭爹喊娘;叫我们看见这个末后的世代的中国,呈现了一片整个旷世都难见的一种景象。就是在我们本地、就在弟兄姊妹之间、在本地人之间,这种危机程度的严重性,其实还是很少有人知道。最可怕的后果,正在发生。这个城市被封,但是传染的这样一个大的攀升,是无法阻挡的。每间医院都是人满为患、医务人员不够用,即便是比现在的医疗条件再多十倍,它也没有办法来服务于、没办法来解决现在呈几何数增长的生病的人群、病毒的人群。瘟疫它在无情的蔓延,外面封锁,里面又得不到很好的管理。政府起初是完全不管,现在呢,在这样一个条件下采取这个封城的措施来阻止。你看医院人满为患,现在整个千万人口的城市,人人被感染的危险就在眼前。所以这个城市现在用人的办法,想要阻止是很难很难,没有任何有效的办法。武汉肺炎它不像非洲猪瘟,对非洲猪瘟是把猪杀了埋,你不能杀人呢,对不对?这个新型肺炎,如果现在没有什么极端的方式,几乎是无法阻止的,这是我们看到的一个现状。

据国外的机构的统计调查,武汉的传染人数应该是在16万以上。跟武汉我们在这里的、实际已经医院的有些医生反映的情况差不多,他说一个医院起码最少是5000人,所以他们也估计武汉也在10万以上的人已经感染。现在你上大街走路碰到人,你的心里都有危险感,是这样的一个状况。现在武汉发生这样的事情,是人在这样的慌乱中。我们作为基督徒、作为神的儿女,我们当如何看呢?在这个里面,神的心意如何?我们又当如何行?这是我们今天要分享的重点:神的心意如何?我们又当如何行?

从地理位置来看,武汉是在中国的中部,也是一个中部的重镇。从福音的角度来看,历史上,宣教士往西往北,或者往西南开进,很多时候是要在武汉这个地方来中转。所以我们看见武汉许多的医院,过去都是传教士是留下的,四医院的,二医院的,同济啊,协和啊等等。还有一些地方,还有些大学,等等,都是传教士他们留下来。就是曾经在中国武汉这个地区,是福音非常兴旺的地方。今天我们也知道,戴德生去北方的时候,他也经常要路过武汉,也在武汉这里的与其他的传教士相会。

今天武汉已经跃升为一个千万人口的一个准一线的城市。我们看见武汉的实际流动人口应该在1000大几百万,有的统计是1900万,有的统计是1500万,反正差不多一千万以上。从它的整个地理位置来说,它是中部的交通枢纽,它是连接着东南西北、水陆空三路直达全国各地,甚至到国外其它地区。在新政权建立以前,武汉是有几次的复兴,它也成为了中国内陆福音重点的城市,这是在解放前。

自从在上个世纪50年代,武汉遭遇了全国性的三自剿灭运动,从那个时候开始,相对于国内其它地区后来别的地方复兴而言,武汉是一直没有过真正的大复兴。我们知道,从2010年开始,武汉兴起了一个与全国其它的城市和地区有所不同的一种事工。虽然我们每一个人参与看上去很渺小,但是整体事工我们看见神的工作的是:武汉有一个很特殊的工作。这个工作呢,也是见证在许多的地区面前,就是人人传福音持续了十年。我们在这里开拓出了城市福音街头事工的持续局面。

我们看见这场瘟疫,实际上是神要复兴武汉。甚至也藉着对武汉的这个工作,也藉这一场瘟疫呢,也要复兴其他的很多地区。特别是武汉,我们看见神是藉着这场瘟疫,他要复兴。因为我们知道这些自然的灾害,所谓自然灾害,它都是掌管在神的手里。神,有时候兴起灾害来击打儿女;神,有时候兴起灾害来刑罚世人;有时候,在灾难中,神要兴起他的儿女能够更加的圣洁;神要藉着环境的来兴起衪自己的工作。我们看见这场瘟疫呢,实际上是神要复兴武汉的这样一个工作,因为在这个瘟疫之前的教会,完成了十年铺垫的、街头福音工作,铺满在城市的这样一个工作。在教会建造方面、小组方面正要大大复兴的时候,弟兄姊妹被火热激发的时候,这场瘟疫来了,我们就看见神的美意。相对于全国的福音事工而言,各地教会都有很多的事工,包括武汉其它的教会也有事工。我们武汉南京路教会相对于全国的福音,事工的特点就是武汉市开拓了一条人人走上街头,持续传福音这样的一条路,这样的一个局面。在这次征战中,我们也看见了神为了更新武汉的教会,并且为着整个中部特殊的这个位置,神在那里精心的设计和布局的恩典,我们要看见这一点。

武汉南京路教会是从2010年,我们领受了这样一个激励人人去传福音的异象,我们坚持了十年。我们立定心志,是要叫(在)武汉的人都听见福音。这些年我们坚持下来,面对面、口对口、声音对声音这样传讲,能够听见我们这样传讲的人数已经过千万。这一座城市的街头啊,可以这样说:把城市作为一个名片给人家介绍的话,街头传福音,就成为这个名片上面的一颗闪光的珍珠。十年来福音的征战,武汉街头传福音,可以说是一片天。魔鬼的各种计谋都拦阻不住。武汉,在城市福音上面竖起了一面基督的旗帜。

所以我们就看见了,武汉即将复兴的时候来了这场瘟疫。在复兴之前呢,神做哪些工作?我们看见有十年的磨砺,十年的打磨,十年的造就。乃是为了这场瘟疫之后,武汉的教会要更加的复兴来做的基础。

神造就武汉的福音团契,十年把它造就得稳固,神也给武汉教会在真理的亮光中看见(当今中国福音兴旺这个方面)。神给武汉有许多的看见,在这十年当中神也藉着我们是牛刀小试。我们在传福音上、在救恩的根基上、在福音的争战与政权的关系上、在反对极端和异端,以及以福音来打破宗派的纷争,等等这些方面呢,武汉教会从神那里特别的得恩,能以持守到今天,在这十年当中。在武汉地区整个来说属灵相对比较混乱的这个时期里面,我们看见神的恩在造就这里,为这里的健康发展预备了一群人。这些人的特点呢,我们一个看见是,福音征战中他们短兵相接的能力。我们知道:武汉的肢体,他们能够看见中国法律体系当中,神给予教会在福音上兴旺的一个特别的恩。这怎么说呢?就是中国的法律当中,可以禁止各种各样的事情,包括现在的新条例。它可以禁止这样的事情,但是中国的整个法律体系里面对个人传福音,它是没有办法禁止的。我们也从圣经的教导中得着了中国城市福音传开的门。因为我们建立了人人持续在街头,并且随走随传的这样的一个局面。从一开始几十个人参加、二三十个人参加,一直到现在几百人参加。在这十年当中,我们几乎面对整个城市的千万人口,把福音传给他们。许多福音朋友呢,我们传,是一种国度的事业在传。因为我们所传的这些对象,他有的进入到其他的家庭教会去;甚至我们在街上传了以后,他跑到三自那种会堂里去,所以三自也跟着沾光。这个工作对武汉的整个福音土壤起到了很大的薅松作用,薅松土壤啊,这是神要为福音更多的复兴,他预备这样的工作。我们在做这个工作。在通过短兵相接的方式来做这个工作,面对宗管部门、民宗委、公安、城管、保安,面对这些干扰呢,我们在城市福音的这个工作上的经历很显著,很卓著,得到了很好的造就。

从这样的事工中神赐福、在福音上更多开阔的亮光,使真理也进入更多的积累、认识。以至于根基更加的稳固,就是钉十架的基督作为我们传讲的中心的这个根基更加稳固。事工也日渐成熟,一支经验丰富的队伍,在城市街头自由穿梭。这样的一个团契被神使用。这支队伍是常年的付代价,我们看见传福音的弟兄姊妹们,已经完全没有世界娱乐的心,什么看电影呀、去逛街游玩呀,这方面的情况都好像已经淡忘了,就是生活、工作,聚会、传福音、读经灵修等等。这是十年的积累,十年的磨砺。他们就成为了这个城市街头明亮的光。这个城市许多地方的土壤被薅松,现在没有抵挡。武汉街面传福音是很多地区不具有的,就是我们这样常年的传福音,人们不抵挡的这种反应,在这么大的城市里面,是很难得的,因为我们工作基础做在前面了。即便是现在新条例颁布,我们这样传福音也没有难处,弟兄姊妹们还是很自由地传福音,这是一个方面。再一个呢,我们这个面对打击和试探,神也给我们很多这样的经历,就是中国的这个特殊的政治环境。我们讲过这个,就受众体而言,中国的学校、出版、媒体这些都被封锁死了,就是你无法能够在一个大的一个空间里面,大面积的去传讲,这样一个范围内是被他们辖制着。但是街头传福音,它是没有办法限制,因为人都要上街啊。所以在街头传福音是在中国的政策环境下,这一块大的地方呢,被我们占据了。至少在武汉这个地方占据了,他没有办法控制人们听到福音。其他的方式都可以达到很好的控制效果,但是街头传福音他控制不了。神就带领在与社会面人的接触当中就有许多的征战。宗管、公安的冲击,威吓。我们要面临这样的征战,还有许多打击,甚至于来自于教内的一些冷嘲热讽。刚开始的时候啊。一些人冷嘲热讽,我们要面对。还要面对家庭的各种刁难、生活的各种难处,但是大家愿意背十字架,愿意摆上。所以,无论什么环境,我们抓住了人人传福音这个异象,成为这群人坚持不懈的一个方向。他们从公开的冲击(宗管、公安部门公开的冲击),到暗中的取缔。一直到现在,这个新条例正式以法律的形式来取缔了几处会堂,还加上这样的拦阻,威胁、威吓等等。面对这些,教会从来不改变,从容不迫,始终坚持这样传福音,也得胜有余,传讲十字架救恩的就成为了教会毫不动摇的一个事工中心。这是我们看到的面对这样的环境的第二个方面。

第三方面,我们面对逼迫和登记,神给我们有看见。我们知道,从2011年我们开始推动、呼吁各地城市或者包括人口多的地方,就推动这样的人人传福音,我们就呼吁要在福音上加力。神也给我们真理的引导,对国家政策的一些洞察力。使我们看见,神叫我们有这样的看见更合乎这个福音事工,能够搭在神的心意当中。2014年的国家,法治作为信仰奠定了,具有他的中国性。神叫我们藉着这个国策能够洞察福音必然会受到更重的逼迫。这是我们2014年很清晰的看见。2014年以前,我们当然也有这个看见。

直到新条例的这个方面出来以后我们就看见,我们预测的这样一个真实的发生。神也给我们看见如何去对策。所以呢,武汉在新条例还没有实施当中、之前呢,已经被神预备在这样的逼迫环境下能够美好的转型。2014年,整个拆毁十字架运动的时候,我们提出不要去花精力来分散在对物质的十字架的保护上面,要看见魔鬼是对福音要攻击。所以我们不要分散精力,我们要看清拆十字架的本质是对福音的,所以我们激励教会应该全面的展开福音的事工。兴起人人传福音,这是对那一场运动的最好的回应。虽然这个呼吁微弱,但是却圣洁。 2016年,武汉提前洞察了,这个国策当中可能要把基督信仰作为一种国安的角度。我们有这个看见,后来实现了这样一个看见的实际发生。所以我们因为有这样神给我们的带领,我们不单是呼吁,我们自己也提前预备。在坚持、坚守这个真理的道路这样的一个基础上,竭力的传福音。就是在2017年。这个新条例开始试行了,征求意见还没有真正的颁布,还没有真正的实行之前呢,我们已经洞察到这个新条例的本质,提出教会怎么来应对?就是一个是要拒绝,第二个呢,是要在福音上要拓展空间,机动灵活,聚会形式上不妥协。

2018年的实行新条例的时候,各地受逼迫,有的是妥协投降,有的激烈地进行挑衅抗争。还有一部分是退缩。那么武汉提出的是:第一个是拒绝登记,第二个是分散聚会的同时,坚决呼吁大家要利用法律的空间体系,对个人传福音没有禁止的这个方式来激励人人传福音。所以要持守聚会不登记这样一个原则,极力推动福音事工。所以武汉面对这样的打击,坚固的前行,竭力的室外人人的传福音。直到我们2019年的4月1号正式被取缔。那么武汉,我们看见有几个教会妥协投降。但是我们这一群人呢,坚持教会的原则。全心置身于这个福音事工。反而教会在这样的打击中更加的健康,更加的同心,转型也更加的蒙神保守,福音工作也更加的持续。

反对异端和极端在这些方面呢,我们也是坚守这样的一个阵线。包括各地啊,包括武汉地区,很多在灵恩问题上不分辨,甚至和灵恩混为一起。还有各种异端,社会福音、恩典福音,这些方面我们是坚持反对、抵御。传福音上面,我们是坚持真理的道路,坚持教会正统的原则,合乎圣经的原则。同时呢,在福音上面对逼迫更加的火热。在这样神的带领中教会那样非常有力的突破了这种行政的围堵,使教会更加的平安稳妥。这是我们看见的第三个方面。

第四个方面,建造兴起之前,在这一次大瘟疫发生的时候,-我们看见神,他预备武汉要有复兴的一个完成工作。传福音和牧养的矛盾呢,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个是:有的能传,不能牧养、不能留养;第二个是:道理多传福音软弱;第三个是:传福音也不正呢,牧养也无力。特别是像我们这样新兴的、2007年正式建立的教会,这样一个新兴的福音群体呢,既要持守纯正的传讲,又要面临着教会建造的问题。因为生命的不成熟,而长期成为我们的困惑,生命和经历少,所以传的多,留的少,是武汉这个群体的常年的困惑。但是神的十年的预备,就是持续十年传福音的预备,2019年,我们在学习积累中,通过不断的跟其它地区学习。神再一次兴起我们小组建造的恩,使更多的弟兄姊妹们在爱心上被激发起来,使教会的建造在这样逐年的神的带领当中,形成了一大批长年传福音的人,被神感动起来,能够在爱心关怀、探访方面有更大的突进兴起,我们就看见小组林立的建立起来。大量的失去的福音朋友和没有得到很好的关怀和帮助而失落的人,逐渐的被爱心吸引他们到聚会中来。一批小组在这样的建造中也被建立了。神预备了两条腿走路,在武汉预备的这个工作:就是传福音,你还要建造、牧养合适。所以两条腿走路,把它能够真正的融合在一起的这个方式,我们看见神带领这么多年预备呢。建造和传福音成为平衡追求的异象,在这里落实了。就是在这个大瘟疫爆发之前,就是这些。

第四个大的方面,我们也谈一谈这个面对这个政权的这个策略。神给我们的看见,洞穿了中国政治与福音的关联,面对环境,我们制定了可行的福音的策略。我们看见新条例的本质,他是中国历史上的一次对立福音、与福音相对的一个升级版。过去没有立法来以这样的方式来攻击,虽然打击很严重,包括文化大革命关卡押杀。现在呢。现在没有到那个程度,但是同样面临逼迫的时候,他用升级版的法律的手段来打击,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教会在福音征战中如何正确地处理与政权的关系?我们采取的是不登记、拒绝登记、拒绝挑衅、力挺福音事工这样的策略。

我们一方面不与取缔会堂所来的逼迫进行血气的对抗,采取灵活的方式变换聚会形式来对应。一方面都有更加同心的对城市社会面,开展机智灵活的福音传讲,不退后。同时采取教会外在多样化的形式的遮盖,使教会得到了保守稳妥和发展的空间。始终坚持城市街头大面积福音传讲,这事成为了武汉附近事工的一个大的特点。

2018年神光照,看见这个新条例必将带来国无宁日。我们一直在呼吁,我们也一直知道。国无宁日是什么意思呢?你这样攻击神的福音,必然神要降灾,我们就看见2018年的这个国内外的这个情况,我们就看见国无宁日。而且不断的告诉呼吁说啊,必然要发生神的更多更多的击打。一直到现在的瘟疫,包括国内外形式的变化,我们都看见。因为谁要拦阻魔鬼藉着人的手对教会实行新条例这样更严重的打击打,所以现在整个新条例的,实际上出一个相持的阶段。虽然他们的势力很大。所以我们也看见专注福音传讲的教会得胜之路,就是教会在福音传讲上专注,成为一个得胜之路。

到2019年,完成了千万人以上的、人面对面的这个传福音。在新条例的这个历史性的征战中。是立足救恩传讲的实际、落实和建造成长上,使武汉在传福音和牧养这个问题上面,有了一次真正的平衡、前行的这个事情,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传福音十年,神要使我们建造的恩成熟起来。我们就看见神的这个工作,在这个大的瘟疫之前,真的完成。

第五个大的方面呢,就是武汉的地理位置,与整个福音大征战的关系。你看武汉市作为中部一个经济、交通、人文的重镇。神的预备,在中国福音上,衪肯定是具有特别的带领。属灵上,神给我们这个看见。放眼国内,我们政治上抓住法律的空间。行动上,利用现在的环境,征战中专注福音,对中国城镇化转型的过程当中福音事工。我们的这个人人传福音的工作是具有一定的时代意义的。武汉与全国的教会的连接当中。我们需要有自己特殊环境下的实际的属灵,才能与全国的福音事工一盘棋,能够相呼应、相配合。我们知道文革以后武汉多年来是非常的混乱,在这里少有教会不是被异端、极端惊软的。很多在武汉来说有一定影响力的教会,实际上真理都偏离了,特别是在新条例的环境下。像中山教会呀,前进教会呀,包括创世纪啊,还有其他教会等等的,他们就妥协投降。他们当然是温州人在这里开办的,也有几个有影响力的,不是参与什么捷径的挑衅啊等等啊这些。但是我们这一间武汉南京路教会,则始终坚持走纯正福音传讲的道路,逐渐与本地部分注重真理的教会的团契联结,也与国内多省的许多真理根基稳固的教会联结,彼此配搭,形成腹地和沿海、内省福音事工联结的一个趋势。

福音为中心的这样一个看见和实际,我们就打破了宗派捆锁的传统。在福音上通过了十年的努力,与国内其他地区形成了东西南北互相呼应的一个初步的格局。这是神的预备,就是神预备特殊于全国其他地区,在城市建立了一种有效的传福音的方式,并且在根基稳固的基础上。这样的一个方式是建立适应未来逼迫环境下,形成一条与多地联结的、中国教会健康发展和福音兴旺非常合一的道路,神正在预备。这是神的精心的布局。相对于中国未来城市的福音的拓展,武汉形成了与全国多省在福音上有效的联结。比如说现在,东部的上海兴起的陆姐他们的教会。还有各地,我们在多年的连接当中,逐渐如星星之火,在那里坚持这样传福音的地区。我们看见神一直保持着我们这样有效的联结,包括山东啊,河北啊,等等,东西南北。

这一次的瘟疫,我们一定要清清楚楚地知道,这只不过是神预备武汉和其它地区要真正的复兴、与各地联结更加兴旺的一次非常宝贵的试炼。亲爱的弟兄姊妹,过去与各地的这个平常化的福音联结显得比较平常。但是这一次藉着瘟疫的灾难,使大家达成了共度难关的一个爱心的更深处的联结。能够为今后的各地与武汉福音团契更加稳妥联结,带进中国福音更大的兴旺、教会更大的复兴,神在做这样预备的工作。瘟疫背后是大福气,对武汉是大福气对其他地区也是,感谢赞美主。

瘟疫的攻击,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神的旨意落实,魔鬼也不甘心。神在武汉,已经预备武汉和各地联结。我们看见神工作的同时,我们也看见魔鬼的攻击。那魔鬼的目标是什么?魔鬼目标当然是要打乱人的计划,他的目标是要摧毁这一个复兴和这个联结。是因为神给了武汉团契的这一种看见,给了各地的一些爱主的教会肢体的看见,使教会在瘟疫中不能够被魔鬼夺去稳妥和平安。不仅如此,要藉着各地的教会在极大的信心和爱心的资源中,神使这个连接和武汉团契本身的建造更加的稳妥,更加有机地连接在一起。你看各地为着武汉这一场灾难,他们比我们还付出。像山东的刘晓东,临沂他们那一群,还有青岛的他们,还有各地的,都纷纷的为我们祷告,甚至都来问需要什么……我们看见他们对武汉这个地区的关心、关怀。我们也看见这样的一种福音的行动,真是彼此相爱的一个非常好的确据。并且全世界的华人教会,包括那个白人,就是华人以外的民族的教会,几乎都在为武汉祷告。武汉遇到这种旷世不遇的这种灾难,也遇到旷世难遇的这样的祷告的力量的托起。这种祷告的力量在武汉来说是前所未有的。这是神在加力,岂不知这样的祷告会成为武汉复兴的最大的一种合力吗?还有什么能够比全世界的基督徒同心祷告更有力量呢?武汉虽然经历旷世的患难,却因此也得着了旷世的恩典。这个连接是不得了的更新,也是要引发武汉和其它地区的复兴的一个真实的属灵。神要工作,谁能拦阻呢?

第六个方面,我们要预备好。第一个预备好,在这个瘟疫当中我们保护好自己,靠着神。我们一方面也要在瘟疫中能够坚持传福音。第二个我们更要预备在瘟疫之后、在瘟疫之中,神要使武汉复兴。我们的小组的这样一种扩增要继续加大、弟兄姊妹们更加的兴起,所以瘟疫中稳妥不是退缩,瘟疫中更加利福音,不是冒进。福音本是神的大能,福音改变世界灵魂的格局。他也必须要更新教会的建造,才能够结果子更丰富。这场瘟疫不单是为武汉预备的,不单是要武汉的教会圣洁,要悔改,也预备世人的心,使他们在灾难面前看见自己的无力,福音面前就必有更多灵魂蒙恩。

这场瘟疫,神更是要预备中国教会在新条例的这个时代当中更加的更新、更加的爱心充足、更加的福音兴旺,大灾难带来大复兴。感谢主!新条例公布之日起,神给我们武汉看见,各地爱主的肢体当然也看见,这新条例不过是神造就教会的一个工具而已。我们也早早的就看见了新条例,虽然势力大,也不能胜过信心坚固的教会。我们知道,新条例施行之日起,我们知道这个国家国无宁日。神的手要挪开它、要撕开它。魔鬼的计谋不能得逞,神的手要兴起环境让他们无暇顾及,却留给教会传福音不能禁止的空间。这两年来,我们清楚地看见,那一只要毁灭神的教会的手,被神捆起来了。我们也看见,逼迫神教会的,在神的刑罚中,他们眼目昏迷了、不知何从、稀里糊涂。你看现在多么混乱啊,神兴起瘟疫来刑罚这个世界。魔鬼想把神的教会变成世俗攻击的这些计谋,神要让它落空。教会在这一场瘟疫当中,正在把神的道有力的鉴于中国人的良心。所以新条例时代以来,神什么时候停过手呢?内忧外患,都看见神的手在保护着教会,在击打着恶人。一方面不断的兴起环境来击打逼迫神的势力,一方面保守洁净教会。

集合的7000人,神在预备。神预备是要为这场瘟疫来复兴教会,藉着这场瘟疫来复兴教会的这样一个决定性的争战来临之前,神要赐福中华的大地,要拯救更多的灵魂。魔鬼进一步攻击福音和毁灭教会的计划虽然仍然在,却看见新条例征战的时代已经步入了相持的阶段。约书亚、迦勒他们上去攻打未得之地,中国的7000人也必藉着神预留的空间,竭力地得灵魂之地,我们正在经历着这场大征战的一次重要的战役,有主的同在,我们就不怕,只要向左向右扩张帐幕,正如圣经所说的。

【赛54:3】因为你要向左向右开展,你的后裔必得多国为业,又使荒凉的城邑有人居住。

感谢赞美主,藉着我们今天的分享,我们看见这场瘟疫虽然是极大的患难,是神藉着瘟疫对教会极大的试炼、极大的洁净,也极大的在试炼中能够兴起。神的预备是要藉着这场瘟疫,使神的儿女更加的坚固,使中国的福音更加兴旺,神的手正在这样做。亲爱的弟兄姊妹们。你们预备得怎么样?我们同心合意兴旺福音,持守真理就是这样的道路。感谢主!分享就停在这里。

(文字由冯春凤整理)

2020年1月26日

  • 阅读 319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