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得胜的较量

来了十几个人带我去所里,他们违规不按程序执法。因为场面有些乱,我来不及对他们多说,就跟着去了。还好,没有带其他人走。

惊动了十几个部门,上面重视,与两会相关。这是他们告诉我的。

一个大的办公室临时作为审问的地方,一看就知道今天架势不小。六七位jc中认识其中一位女的,是我曾在ga工作时同事。南京路聚会未取缔时,调任那里分管这口子工作,还是负责的。但今天不是她主审,市局领导来了,一把手(国保)坐隔壁,副职亲自带着法制科和其他几位做笔录。

(他们的称呼就审了,统统用甲乙丙丁代替吧)

甲:现在没做笔录,先聊聊。天河的资料两万册,够刑事。

我看着他不做声。

甲:这些资料哪里来的?

答:一个叫马利的老人存放那里的。

甲:是钱马利吗?

答:是。

甲:为什么都放在那里,是聚会点吗?

我:不是聚会点,住家。

甲:这个事够刑事

我:你们随便跑到别人家里,没有搜查证就这样,我是离得太远,没有赶上。你们这样做其实不合理。这不是我的东西,别人放这里,又不是反动书籍。

甲:有国外出版物

我:生命季刊和逐家的一些册子,你是说这个吧?

甲:为什么都放在那里?

答:以前大智路会所存放,你们取缔了,没地方放,就放这里了。

甲:钱马利现在在哪里?

答:天上(去世了),她一直把我当儿子,去世前把资料给我的。

甲:她为何有这么多资料?

答:她一直从事文字和传福音。文革前因为传教被判刑二十年。坐牢十三年,一九八二年政府因为国外询问,就说她是被四人帮迫害,无罪释放了。她晚年在武汉,把我当儿子一样。这些资料都是非卖品。你们做法不合理。

甲:哦?

答:过去放在大智路多少年,赵队长(我以前同事)和其他人去过很多次,没说过这有什么不对。他们也看见那时候这些资料放在那里。取缔我们时,也没有说这些不对,也没有拿走。现在却这样说,不知为什么。而且,去那里的人没有任何搜查手续,也没有扣押单,就拿走了。

甲:天河是聚会点吗?

答:你要说是,我能说什么呢?家里老人一起读圣经,这不违法吧?

甲:大智路为何不愿意登记?

答:领导劝我们登记,劝了很久,我没有答应。

甲:为什么?

答:条例是对“党群关系”破坏,起草的人很缺智慧。如果是纯粹行政法规,不会拒绝。但里面很多与信仰矛盾的地方。条例造成zf与教会之间更多的矛盾,不利于社会和谐。

甲:哪里有矛盾?登记了,我们没有过多干涉啊。

答:干涉是另一个问题。条例给信仰戴上一个“帽子”,也限制基本信仰生活。坚持持守圣经的,看登记为信仰上的投降,是堕落。如果是正常行政管理法规,基督徒都是完全顺服的。教会是不搞政z联合的。三自就是圣经说的属灵上“淫乱”,信仰就不正了。登记也是这个性质。

甲:你是对国j和社会制d有不满?

答:你别给我戴这大的帽子。你们过去有几条红线我知道,也从未违背。不反政府,不与境外政治机构接触,不违f等。我们与信耶稣的海内外信徒个人有问候和交流,从未与你们说的机构联系,更不会反zf,也不会有其他违法事情。过去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我们就是传福音这件事情没有听你们的。

甲:我们不反对你们个人信仰,但你们必须按照法律规范为限度。你们传福音这个事情就不合法。

答:哪里不合法?

甲:拿着喇叭在外面传,你说呢?

答:传福音是耶稣交托信徒的。这个问题我不跟你们多说,免得你们以为我是在开脱。你们条例规定不登记为非f。传福音必须在规定场所,对吧?信徒个人在室外传福音,没有谁组织,个人自发。这个没有违规。

甲:拿着喇叭呢?

答:喇叭分贝超过规定就违f噪音法规,不超过分贝,就不违f。对吧?个人谈信仰,这不是搞宗j活动。宗j活动是烧香磕头拜偶像。个人讲耶稣,内容是宪f允许,又不违别的法律,属于言论自由范围。

甲:要是拿着大喇叭呢?

答:超过分贝就不合法。但我知道,他们都是小喇叭。不超过分贝。

甲:这样的话,是不违f。

甲:你对国家不满吧?

答:基督徒不反zf,我说过。教会反而不像社会,社会上很多不满和埋怨。教会是饶恕和爱。政q是神赐的权柄,教会顺服。但官员也是人,会做错,就不一定都听。

甲指着乙说,你给他做个笔录。又对我说,今天来,不为别的,为今天网络大会这个事。省市上面很重视。甲又指着乙说,你写笔录,不记别的事情了,只记录今天聚会的事。

乙边问笔录时,其他人也在一边跟我说话。我看见一个年轻的科长一直很冷眼看着我。我说,您这么横眉冷对看着我,何必呢?我又不是坏人,这样看着我很害怕的。旁边的年长的领导笑着说,他们年轻人血气重,不像年长的。年轻科长不好意思,眼神就放松了。他知道我是在调侃他。

我对大家说,说句良心话,我心里很难过。甲说,这个事理解一下,别难过。我说,我不是为自己难过,是为你们和这个社会难过。基督徒对社会这样良善,也无伤,你们总是把他们当作坏人。真的很难过。

甲:你们做善事,社会上也有义工在做。

我:是的,义工的确不错。这次瘟疫,医生在危险地方成为逆行者,义工也是。医生是职业道德加职业要求,必须在一线。他们并不是真愿意那样。红十字会,我不说你们比我更了解。社会义工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每天拿钱,虽然他们拿钱是应该的。但是,您知道基督徒,他们不为名利,天天冒死给人发防护品。我不好跟你们说数字,但是,你知道救了多少人的命?没有要你们表扬,但你们却把这样的人群当作坏人一样审问,让人很伤心。你知道,这些人是冒着死的危险帮助人,社会上有哪个人群是这样?

政府解决体制内口罩和防护品,民众没人管。社会义工也没管,我们是天天一个一个发给民众,不知救了多少人的命。你们却把我们当坏人审问。

甲:我的确也收到过发口罩,但是领导不喜欢你们这样。

我说,领导喜不喜欢,我们不管,但这些不是在跟您讲故事。这就是上帝信仰的真实。这个社会都这样,不好吗?有个村子,我们送去上万只口罩,后来书记跟一个弟兄说,你们是恩人啊。周围村子都有感染的,唯独这个村子没有,所以书记特别感恩。

他们听了,都不怎么多说了。

乙继续问我笔录,详细记录家庭成员名字等。也记录我的简历。

乙记录后给甲看,甲不满意,觉得应该把我回答的内容多分几个问题,不然太笼统。甲就教乙怎样记录。我说,年轻人有福啊,我当jc时,没有人这样仔细教我怎样写笔录。甲听了微笑。甲接着说,写完了笔录先要给一把手(坐在隔壁没和我见面)看,他这里过关了,再给老骆看,这样才能交代。我听着不舒服,但没有做声。

笔录打印出来给我看,我发现提问和回答都是按照他们的角度来的,我就要求改。他们很客气给我改。改完了,我还是不满意。甲说,老骆,别太纠结小细节,现在不是你当jc那个时候了。观念都变了。我说,观念变了,难道犯法不算犯法?他们笑了。甲一直是表现的很客气也有耐心。但我觉得笔录虽然不涉及别人和教会,但对我信仰上感觉不好。心里不平安。我就对乙说,这不是我表达的整体。乙很文静,但嗓门突然提高说,你说我改啊。我见他有点不耐烦,就把笔放下来,很严肃说。今天如果不是甲在这里,你们问我,我一个问题都不会回答,我现在不签字了。

空气一下子凝固。他们都看着我,我不做声低着头。甲说,老骆何必这样,我们也是完成任务,不存在对你有什么。我不做声,他继续劝我,你刚才说的好好的,不对的地方可以修改,现在怎么这样呢?我说,这样吧,你们该怎样办理是你们的权力,我不说话也是可以的。您别劝我,我不会签字。

他说,你要是不配合,我天天找你。我说,这是您的权力。他继续说。我突然说,老x坐在隔壁,我今天不给这个面子。甲以为我是任性,也这样说我。我就很认真说,您认真听我这句话“我今天就是不给老x面子”。甲是聪明人,知道我的意思,就跑到隔壁找一把手。一会一把手过来笑着从背后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老骆,认识我吧?我们好几年没见面,我没找过你麻烦吧?我见他笑脸,就很客气说,你是大领导,我怎么会不记得,您是忙大事,没时间管我们。他见我很友好,就说了些请吃饭的客气话。他说,xx不像你,他很配合我们。我说,我哪有不配合?他说了这次上面重视的话。等他走了,我就拿起笔录看,加了很多“不语”。甲一看,很失望。他说,你这等于什么都没说,都是“不语”。你是不是怕我有圈套,你放心,不会的。旁边的赵队长也这样说,让我不要担心。我说,圈套我没这样想,但我不能让你们有一个对我不利的记录。你不办我,几年后有人想拿着材料办我,这不是你们可以预计的。我改过的笔录,大致是:

(前面部分都是个人信息和家庭情况,都回答了。他们提问题的原话我不能完全记住,我的回答大致记得一下内容)

问:今天为什么带你来这里?

答:你们刚才说我在网上传教。

问:你知道网上传教违反条例吗?

答:不语

问:今天网络讲课是你组织的吗?

答:不语

问:是Zoom软件讲课吗?

答:不语

问:有多少人参加?

答:不语(他改成不记得)。

问:还有谁讲?

答:不语

问:收费吗?

答:不存在

问:在哪里讲?

答:手机讲

问:讲什么内容?

答:马太福音第二十八章。传福音一是要把耶稣生命活出来,二是要跟人介绍信仰。

问:还讲别的吗?

答:不语。

问:这个会是第几次?

答:不语

问:谁组织的?

答:不语。

问:没有其他人讲吗?

答:我正在讲,你们就来了

问:大会原计划是什么?

答:不语

问:知道条例对网络要求吗?

答:不语。

问:今天还有其他人和你一起吗?

答:不语

问:你住的地方还有几个人是干什么的?

答:家人加几个朋友。他们来玩,有的给我送小鸡娃来的。你们记录了他们身份证的。

问:他们信耶稣吗?

答:有的信,有的没有。

问:取缔后还在聚会吗?

答:不语

问:在哪里?

答:不语

问:平时联络吗?

答:有。

问:瘟疫期间你们活动吗?

答:不语。

问:跟其他教会联络吗?

答:不语。

问:还有其他网络聚会吗?

答:不语。

笔录做完,我签字按手印。他们也不再要求说什么。

老同事把女儿照片给我看,聊天一会,说以后请我吃饭,另一个领导也是。加起来,有三个人说请我吃饭。我只答应老同事。

甲突然很客气说,你住的这区,民宗领导要找你谈话。我说,跟他们没什么好谈。甲说,他们在隔壁一直等。

一会进来五个人,他们介绍。一个是我现在居住地民宗领导和一起的女士,一个是我户口所在地民宗一把手和街道办书记以及民宗执法大队队长。队长认识我,我没做声。

当地领导年龄与我相仿,拿着一张文件纸进来打官腔,说是要给我讲新条例。我起身往门口走,回头说,民宗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资格非要我听你谈?他说,我们来跟你讲一下条例。我说,你没这个资格非要我听,我没时间听你打官腔。甲见我很生气,就小声说,还是等等吧。我走到门外走廊,他们跟着出来。当地民宗领导还在坚持说我们违法。我就站在他面前谈传福音不违法。我说,信耶稣有永生,声音很大。年轻jc见领导都不做声,也就很小声音提醒我。我说,对不起,我是在做示范。我就跟民宗领导说,我这样大声,分贝超过了,这是违法。我又改变语气对另一位户口地民宗领导小声说,信耶稣有永生。我就讲解说,这个音量讲耶稣,就不违法。大家才知道我是在演示什么是违法,什么是不违法。

居住地民宗领导还是坚持要“上课”,我就跟他说,你根本不懂新条例,来教我什么?你们不做正事,专爱管闲事,基督徒瘟疫期间不顾性命帮助人,你们干嘛去了。现在来说什么呢?我没什么跟你们说的。我就往楼下走,甲和其他领导也跟着下楼,没人说我,也没人拦我。甲说,你怎么对民宗这么反感?我说,他们很无聊,来了打官腔,什么意思?

走到派出所门外,其他人都自己去开车,我也准备回去。我户口地的民宗一把手和大队长以及街道书记赶过来。大队长很客气介绍说,这是新来的一把手。一把手很聪明,看见了刚才的场景,就很客气对我说,骆哥,我们来,是怕你受委屈,您没事就好。我就很客气向她打招呼。大队长这时就笑着问我是否记得他。我当着一把手的面和他握手,说,我们是老朋友。这样,我们就各自回家了。

心里很平安,知道耶稣得胜。

回去后才知道文化局和刚才找我谈话的民宗,在我离开后又去住的地方。他们没有乱来,只看看福音单张,发现数量不多,也没什么不好的内容,就一样拿了一张。山弟兄和妻子跟他们讲了半天。告诉他们,这些都是瘟疫期间和口罩一起发给机关和居民。他说,你们那时都接受,也没说有什么问题。工作人员也表示基督信仰很好。他们例行公事,就走了没找茬。感谢主保守,肢体们都得了造就。

骆弟兄 5.23

  • 阅读 6249
  •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