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罪获刑,行义得福

妈妈因为信用卡欠钱被判刑两年,对十二岁的芷馨和芷琪双胞胎姐妹,不是一般打击,也面临成长的危险。

四年过去,我问两姐妹:妈妈坐牢以前,生活是什么样子?

芷馨先开口说话“爸爸、妈妈整天吵架,妈妈总看不起爸爸,他们互相指责”。

芷琪说“最怕放学回家,妈妈发怒时,经常拿着菜刀对着爸爸”。

我问:妈妈坐牢,那时你们心里什么感受?

芷琪说“最怕给同学知道”

芷馨说“抬不起头,觉得很羞”

姐妹俩生活在很普通的家庭,爸爸在家带孩子,妈妈做销售工作养家。2016年判刑两年。

我问她们:现在你们的家,感觉如何?

两姐妹温馨笑答“很幸福,很开心”。芷馨补充说“妈妈坐牢出来后人变了,她们不再吵架了”。芷琪说“虽然也拌过嘴,但很久没见到他们吵架了”。芷馨接着说“现在经常和爸妈一起聊天很开心,晚上睡前,经常坐在她们床前聊很久,有时是妈妈提醒我们,才去睡。”

妈妈不在身边的日子,神带领孩子离开公立,在教会学堂生活至今。 一, 神给了一个可怕的结果

2014年一家来教会,不久妻子李艳红信用卡长期透资问题盖不住了。钱是一家人用了,债务缠身却落在李艳红身上,无法从事原来的销售,生活面临困境。虽向神悔改祷告,环境却未挪开。丈夫悔改受洗,妻子仍旧挣扎。教会肢体们出主意,让他们夫妻在夜市卖宵夜。大家出钱出力,生活暂时保全。后来卖早点维持生计,孩子离开公立,进入主内日日学。

教会引导她面对罪恶不逃避法律,神不会不看顾。李艳红听从引导主动投案,仍关押一个多月才取保回来。2015年底受洗,当时我说“你受洗了,一切都会好起来。”。但情况并未好转,不久又被收监并判刑两年,肢体们愕然,但感谢主。但初信的李姊妹经历这样的打击,在监狱里就充满了埋怨。她想起长老说的“会好起来”,心里更是难过和埋怨。

她说“每次心生埋怨,神就光照我,心思控制不住想到自己很多的不好和败坏。每次都是这样,慢慢就不埋怨了,越来越觉得自己太多罪恶。不埋怨了,反倒是神光照中懊悔,但里面却充满安慰和甘甜。”

李姊妹在监狱中经历了对坐牢的悔改,生命从那时就真正改变了。

二、 因罪获刑,行义荣神

女子监狱规矩严。手工劳动量不能完成,只有白饭,没有菜吃。起初两三个月没吃过菜,吃白饭时难以下咽。她祷告神说“主啊,让我吃出香味”,神就让她吃白饭如常。等到工作量完成,菜里有猪血,她拒绝吃。干部问她原因,她说“我是基督徒,圣经规定不吃血”。干部说“你挑三拣四,那就继续吃白饭”。

两年监狱生活,只有半年吃过菜,其他时候都是白饭。监狱同组听了福音,很同情,就把方便面的作料都留给她。作料拌饭一年半。

监狱不让送圣经进去,丈夫每个月写信,信里常有经文勉励,她就背下来。出狱时,能背记很多经文了。

以前婆媳关系紧张,出狱前,因为婆婆没去看望,她内心对婆婆苦毒。听过福音的一个同组监犯说“你不应该计较,你们夫妻过日子,为何强求婆婆呢?”。一句平常话,她被主光照感到惭愧。当她走进家门,看见婆婆一头银发在阳台晒衣服,忽然间怜爱的蹒跚蹉心入田,禁不住泪流满面上去包住婆婆说“妈妈,我爱你,您辛苦了!”。婆婆满眼泪花抱着媳妇,从此,婆媳关系亲如母女。

三、 妻子不在家的日子

早点摊子一个人担当的日子很多辛劳。不仅如此,孩子生活和属灵成长,夏弟兄都要担负。

教会基本免除学费,常有人接济。两个孩子在主日学和日日学里一天天长成。芷馨写文章如行云流水,芷琪更内向,却一天天被老师们醇厚的爱心美酿打开。他们躲过了家庭患难的伤痛,在基督里没有伤痕。

我问他们那几年最喜爱什么?她们同声答“最喜爱主日学和学校生活”。

芷馨很会写作文,一次写“父亲”时,淡淡的笔触,浓浓的写意。记录父亲送她们上车,去参加户外游学几日。父亲般的背影,停留在孩子的笔下。十二岁的孩子笔头流畅,感情美好。

父母来教会后,就严格敦促孩子教会生活,基本都是每周几次传福音,孩子们八岁开始传福音到如今没停止过。主日聚会和小组聚会,也不缺席。浸泡在教会环境中,父母缺失之处,神都看护补满。

六年来两个孩子没有停止过传福音。

芷馨说“一开始不想传福音,在学校就故意把作业不做完,跟爸爸说作业没做完,就不去了。有时候要带我们去传福音时也找这个理由。爸爸每次说,传完福音回家再做。发现这样不灵,反倒更辛苦,就不再故意不做完作业了。”

她接着说“有时候不想出去,就直接跟爸爸说。爸爸却说,‘我很软弱,你陪着一起传福音,我会刚强些’。听爸爸这样说,就不好不去了。”

芷琪说“有时候在一个地方传,开始很多人接单张,后来去多了,很多人不接,就不想去传了。爸爸带我们换个地方,有很多人接,就好了。经常换地方,就愿意多出去。”

她们说,开始传福音的时候是这样,慢慢成了习惯,就没有不愿意了。

以前没有太多责任感,现在反倒殷勤。孩子很感动爸爸因为妈妈坐监的改变。他们觉得爸爸是个很能干的父亲,督促他们信仰生活的严格,使他们逐渐习惯读经祷告和传福音以及聚会的生活。 四、 悔改中兴起

“出狱后,不想来聚会。弟兄说,那怎么行。我就勉强跟着,但心里觉得羞愧,脚步迈不动。弟兄在前面大声喊,快点啊,要迟到了哦。来了教会,弟兄姊妹的态度,使我放下了。”李姊妹说了出狱时的心态。肢体们为她勇敢面对犯罪的后果,只有感恩。

一家四口除了工作、上学和聚会,每天传福音不止息。看着他们使不完的传福音力量,教会都为此赞美神。开展音乐布道的感动,使唱诗班每周定期在他们社区外路边音乐布道。神预备人心,每次布道很多人围观,没有一次被驱赶。几乎每次有人愿意留下联系方式,愿意来信耶稣。几个星期下来,得着十几个福音朋友。其他小组距离远,他们夫妇多次提出愿意接待小组聚会。这个小组发展一年多,二十多人稳定聚会,几十个福音朋友常来。教会安排同工牧养并栽培他们。夫妻二人在侍奉的火热追求中,神也挪开一切重担。夏弟兄跑外卖养家,李姊妹在主内肢体开的幼儿园上班。两个孩子即将毕业,正在实习。小组发展健康,许多新人蒙恩得救,小组分组扩增迅速。李姊妹全心奉献,顺服的生命,无论在家庭还是教会,都见证美好。一家人,在主爱里面满了喜乐和力量。

五、 瘟疫中的一家 他们的家在武汉疫情最重的华南海鲜附近。小区每栋都有感染者,死去的也不少。发病初期未封城,天天不戴口罩(武汉人那时不知道,都不戴口罩)上街传。元月份消息传开,直到下旬才正式公布严重疫情。神保守这段时间他们和唱诗班常在那里布道时没有感染。

封城起初二十多天,小区进出自由,武汉陷入“无政府状态”。哀鸿遍地,全城束手无策。这家人是最早走出去发单张和口罩。那时候,各地支援未到,仅有八千口罩分发各组。他们不顾性命走出去,这家人是最早,也从未停止过的。封城七十六天,他们穿着黄色防护服成为黑暗中最美丽的颜色。二十多天后全城封锁小区不让进出,丈夫外卖不是专注收入,是大多数时间向市民分发免费防护品。妻子也感动保安,保安看见他们一家做善事,其他人不让进出,他们却可以。领到志愿者证,更是给患难中的人送去美好。几次接到教会热线分配的求助者地址,冒着被感染的危险骑车前往救助。每天看到他们一家穿梭人群,感动许多海内外肢体。教会虽然给与生活补助,但一位外地肢体通过我的朋友圈看见他们一家天天冒死,执意寄来一万块给他们生活补助。一家感恩,姊妹硬是拿出一半分给其他有需要的肢体。

我问两个女儿:你们那时天天出来不怕感染?

芷馨说“没觉得怕,只觉得这时候传福音不像过去。以前很多人轻蔑,看见我们给他们最需要的口罩和防护品,他们都说信耶稣的人的确好。我们传福音就很开心,没有怕的感觉。”。芷琪也表示不怕。芷馨接着说“有一次在电梯里,爸爸推着助动车,一个同梯的人突然站不住了,倒在车的后座上。那一次有点害怕,担心被感染。但神保守,我们穿着严密防护服,事后赶紧消毒,就没事了。”

妻子说“瘟疫期间,的确神保护我们的家。同一层楼有几个感染,我们一家经常出去却没有感染。”

教会肢体封城期间,一百多人室外七十六天日夜服侍,其他在外地探亲和在家的肢体,许多帮助接教会求助热线。几百个肢体团契一起帮助福音,藉着各地大量援助,给几十万城乡居民送去爱心和福音。这家人在瘟疫的争战中,真正走进基督的丰富里。李姊妹也成长为片区同工。

我问两个孩子今后有什么打算?

芷馨说“除了幼儿教育工作,我在聚会中愿意服侍主日学。”。芷琪说“我也愿意在主内幼儿园工作下去。”

困苦流离的家,在基督里“欣欣向荣”而美好。两个孩子今年夏天在长江里受洗归于主。

义人的家,必发旺。

你们要论义人说,他必享福乐。因为要吃自己行为所结的果子。(赛3:10)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