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于福音——2021回归使命

2018年正式实施新条例,标志中国教会转入“地下”。神给教会新的历史环境,却是洁净,也是造就,更是部分成熟时,带入十字架道路的进深和真道坚固。

一、 教会建造的“去伪存真”

“登记”,是面对逼迫的一个新的试验。一部分登记了,标志教会原则堕落;一部分因为以往与管理部门关系和谐,虽未登记,他们也未认真取缔聚会;一部分拒绝登记,被官方行文取缔聚会。

应对取缔之风,有的是抗争,有的是沮丧,有的是隐忍,也有面对取缔时,因异象和道路清晰而更加得力。福音策略的坚持,固守真道的稳固,灵活机智的调整,成为面对新的历史环境能在争战中得胜稳妥的一个更成熟的要求。

登记妥协,堕落分化;拒绝登记却根基不稳,遭遇重创;虽不登记却无福音异象而偏向宗教化的,举步维艰。

面对逼迫时,不事福音真道和异象中行,就走大宗教化的包容和联合的路。是谋求与环境抗争的一个“强心剂”,却是肉体联结以势力对抗逼迫一个偏离。

文革时,虽无法律成文,却因政治强势对教会逼迫,其残酷远胜历史许多最黑暗的时期。聚会风雨飘摇,忠仆被下监牢,教徒惧怕躲藏,教会杂质除掉。但黑暗虽至大,后来的复兴也大。今虽不如文革残忍的规模,却施以法律取缔,假以法律的名义,如保罗在以弗所传福音遭遇的官府态度,意欲使福音在民众中间被长久边缘、垃圾化。

复兴的恩来了,常因肉体败坏,骄傲安逸中失去福音的火热而又偏离、败落。以色列民复悔改哀求,神的手就复兴加力,蒙福又犯罪远离神,神就施以管教和刑罚。教会历史也在这样的起伏中,神的手扶持和管教也始终不离开。

二、 调整聚会策略,不被环境辖制

“不可停止聚会”为原则,面对环境灵活调整,聚会就不被困扰。

大型堂点成为依靠时,面对登记,取舍难当。保住聚会堂而登记,还是因取缔而放弃大会堂,分散成小型聚会?条例实施的头两年成为教会争战的一个重要方面。一些根基稳固的地区,持守大会堂聚会到最后无法坚持的一刻,再撤离或有计划的提前预备撤离,是持守教会不登记原则的美好见证。也有不忍放弃信徒千辛万苦建立的会堂和因会堂大而不舍,最终登记而走向堕落。也有极少数,既不登记,也能聚会不被取缔的,其中有暗通款曲,也有因神特别恩典而保留聚会堂的。

在登记上,拒绝态度明确,都是为主见证美好。

大部分教会因拒绝登记被取缔聚会,面临聚会形式的化整为零和分散聚会。不失去团契紧密性的难题。根基稳固,规模大多数不会减小。聚会人数减少的,则显明教会更多洁净。异象中持守福音使命,聚会也能扩增人数和规模。

各地虽出台举报聚会奖励办法,但分散各家的聚会形式,在目前的中国文化环境下,“生存”空间极大。文革时期,民众被阶级斗争观念主导,很难有不被发现的家庭聚会。但开放四十年,民众思想观念混杂,对基督教,大部分民众不再视为敌我矛盾,举报相对不再像文革那样紧。教会在取缔之风的环境下,能否做到聚会形式灵活转型,不是外面的问题,而是聚会是否宗因教会教化而无法灵活调整并转型的问题。

小型聚会和小组林立,既是环境逼迫所带来的调整,也是把教会更深建造在神话语的好机会。小组林立,更利于查经深入,牧养落实,也更力话语上扎根和规模建立。

“地下”转型时代,聚会转型是否合宜,在乎向神寻求并清楚这个环境是神加给这个时代的恩典,就更多顺服中得神所赐聚会复兴。

三、 新条例环境下,对福音使命的忠诚

对福音使命的忠诚,源于对基督的忠心,对基督的忠心,源于对基督爱的深厚,对基督的爱的深厚,源于对“悔改赦罪的道”认识的深刻,对救恩至宝反应的炙热。

逼迫时代,聚会转型是“地下”化,传福音却是“城造在山上不能隐藏,人点灯不放在斗地下”。

1、 面临更大试验

以往无证聚会虽无法律依据,却大部分能在骚扰中存留。那时候,政治和文化的骄傲,因着经济的落后而收敛。西方的帮助与人权、宗教保护挂钩,对国内宗教环境有更大的影响力。随着世界格局变化,西方经济和政治的优势与中国差距减小,中国经济总量的跃升,导致文化上更多“自信”和“骄傲”。主流文化对基督信仰的文化排斥性也逐渐回升。

唐朝鼎盛时代有对“景教”(虽是异端)的包容;康熙大帝时代,有对天主教的宽松;鸦片战争对民族自信的打击,使更多宣教进入中国;洋务运动是强烈意识到民族工业和军事落后而效法西方的维新运动,也带进沿海和中部许多地方宣教;甲午战争的失败断送了大清强国梦,也引发了一次大清自认为极致羞辱下的官民联手灭洋运动,造成“庚子教案”残酷杀戮。随之清朝覆灭,北洋小政府治理下,教会进入近现代最复兴的宣教时代。北洋时代社会全面复兴,民族自信稍微抬头,又导致新一轮“反基督教运动”。国共两党都是“反基”运动的先锋。直到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全民灭传统文化运动,使宗教几无立锥之地。剿灭之甚,也带进开放后历史上宣教的最复兴时代。随着经济体量跃居世界第二,发展速度世界第一的局面形成,反基督教文化也逐渐增强。直到新条例产生,标志中国社会反基督教再次走入历史性、文化性时刻。

看清历史脉络,利于教会进一步适应文化环境开展福音宣教策略。

我知道你的居所,就是有撒但座位之处。当我忠心的见证人安提帕在你们中间,撒但所住的地方被杀之时,你还坚守我的名,没有弃绝我的道。(启2:13)

你将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们中间几个人下在监里,叫你们被试炼。你们必受患难十日。你务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那生命的冠冕。(启2:10)

2、 福音的出路

大型布道会的宽松时代逐渐因法律制止而不能,小型布道和个人室外传福音却仍存留自由空间。虽社区网格化的监督和治安巡逻对传福音抵制在加强,但民众对基督教反对的基础并不牢固。大部分民众虽然不信,不赞同,但并不反对基督信仰。即便执法者反对传福音,大部分是以法律反对的性质加以干预,而非个人仇视传福音。这与文革时期的文化土壤很大不同,那时,群众敌视,而今大部分群众态度上并不敌视信耶稣的人。

2010年推进人人传福音,逐渐形成整体事工局面。每月在城市里向数万人群宣讲福音,直到今日,仍可以一两个人为伴,自由穿梭于大街小巷和各种人多的地方向人发单张和传讲。虽然偶遇执勤干预,大部分时候因为双方都有“息事宁人”的愿望而审查简单就放人。传福音的人抱定不怕拘留的想法,抓人的人大多只是应付举报而为,就很快放人。宗管部分与他们联动后,宗管人员偶有不罢不休的审问。但智慧应对时,警察基本不参与宗管审问的过程,大多数也不太愿意过激执法。十年来几百次被带进去审问,每次都警告放人。

教会只为福音,不与人斗气,也不怀着对不大的逼迫有炒作的心而故意挑衅的语言相对。传福音是绝不退后,抓进去是绝不斗气,只以温柔和智慧应对。不因自己言语气盛和傲慢而把他们带进更大的敌意以致使他们更多得罪神。反倒是,骂,不生气;打,不挑衅;劝,不听他;讲道理,则侃侃而言。在逼迫中更深的经历基督的爱,以致更有爱心地面对逼迫者。他们中间很多人,因为这样的基督徒而流露出对基督信仰的尊重。

新条例以前,常常大张旗鼓开展室外音乐布道,也经常声势浩大地敲锣打鼓和在广场中央舞台开展音乐布道,个人也养成随走随传的习惯。小喇叭、腰鼓队、轻乐队、儿童团契、福音举牌、画展等等,各种形式应有尽有,让城市大几百万人听见了福音。新条例实施后,教会福音事工不能退后,但形式却灵活多变,更适应紧迫环境下,照样把福音传给人群的需要。室外大型音乐布道不容易有机会,就分散成几个小组,在不同的街区试着去找到能音乐布道的地方。过去遇到执勤人员干预,我们据理力争,常常能继续下去。现在他们有“法”可依,我们就低调应对,换个地方再继续。过去,几十个弟兄姊妹天天举着牌子,穿着特殊标记的衣服,分散在在不同城区“游行”传讲,现在则根据环境,灵活机动。大批收缴举牌,我们不强对,就减少举牌,却继续灵活机动把福音传给世人。可以不举牌,不穿专门衣服,发单张传福音却照常,也不容易被抓住。

干扰越来越多,灵活也越来越大,目标却不改变,就是:传福音持续坚持。传福音的自由也不被夺取。

两三个人出门一起传,偶遇个别被抓,其他的人不跟着进去。人多事也越大。个别人进去,通常应对不久就放人。人多了,从“治安案件”角度,加重性质,反倒多事。很多人进去被审查,一是绝不说单张来历,二是绝不说同伴是谁,三是绝不说哪间教会,四是绝不说传道是谁(说了是谁,就等于说出了教会)。审问的应对,也依据地上法律和神的律法应对。 比如: 问:你是非法传教,知道吗? 答:没有非法传教,是言论自由(地上法律)。 问:传福音要在指定场所,所以你违法了。 答:讲圣经故事,只是个人谈吐,无所谓什么场所(地上)。 问:发单张,是非法。 答:感谢耶稣(天上的话)。 问:单张哪里来? 答:神来的(天上的话)。 问:是哪个教会? 答:神的教会(天上的话)。 问:传道人叫什么名字? 答:耶稣是我的牧者(天上的话)。

3、用爱心把基督见证在逼迫者面前

当教会传福音整体得到这样的训练时,面对当前环境,就能轻松自由传福音没有大的障碍。这是智慧,也是爱心。智慧,是因福音使命能这样在教会整体同心合意中全体继续侍奉稳妥。爱心,是因我们存着爱他们的心,不叫他们更多犯罪得罪神,也能藉着信心坚固和爱心大,传福音爱心对他们,救他们中间的一些人。很多次面对审问时,因为肢体们的智慧和驯良,警察都主动说出他们的朋友或者家人也有信耶稣的。他们这样说时,也都很快就把人放了。几次因为肢体们良善的态度,警察到吃饭时间就端来一样的饭菜给他们。虽然他们中间也有许多态度凶恶的,但因着基督徒的温良,也吸引他们思想基督信仰的真伪。

一位民宗领导与我们打交道数年,开始几年很不友善,时间久了,看见教会的美好。他几次替教会掩盖了被上级发现的传福音局面。汇报时,只说除了传福音不听话,其他方面都很规矩,也对政府没有敌意。直到十年后,上级领导才对我说“原来,你们教会是把这样传福音当个事情在做啊”。我也趁这机会表达“我们讲圣经,劝人悔改行善,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不敌对政权,只走十字架的天路。在你们面前我算是‘落后分子’,却不是‘反动分子’”。我这样一讲,领导反倒很不好意思的说“你们是社会的正能量”。虽然取缔我们的聚会,我们却不反抗、不挑衅,但传福音上却更加积极火热。我也告诉领导,你们取缔了这里,我们还是会聚会。他们听了,就不说什么。现在我们在他们的工作汇报中是被取缔了,但聚会却照常,只是多一分劳力罢了。但这多付出的,也是神施恩的地方。聚会隐藏,我们传福音更积极,反而更轻松。

3、 坚守使命不退后

传福音不退后,这不单是神的命令,也是向世界的王的宣布,是基督的爱恩流,也是福音争战的角声。我们为此也在他们面前从避谈要传福音,也更是激励信徒都起来传福音。

我们无需害怕聚会取缔,是因为神预备不会没有。教会已经聚会形式转型而不误。这里不让,还有那里,那里发现,还有更多地方。人在,也想聚会,怎能聚会不了呢?团契是在十年中被神建立稳妥,取缔聚会岂能冲坏?在这里,每次取缔却是带进更大的兴盛了。而今交通便利,人人爱主,坐几个小时车到荒郊野外无人看管的地方聚会,又有何妨?信心和福音上的同心跟上来了,没有什么能拦阻爱主传福音的心,也没有什么能阻止信徒聚会。

4、 趁着还有,教会激励人人传福音

守望的日子不单是讲台持守真理,警醒的时候也不单是祷告的恒切,也要有同心兴旺福音的心志。为此受苦,信心才美好。

逼迫虽越来越紧,主留给已经荒废时日的教会尚有太多空间。城市人人传福音,乡村福音事工兴起,趁着有时日,有自由,教会也当同心起来为主出发。不是一时,乃是坚持。人人做一点,福音本是神的大能,人只管传,神要我们的是对福音有忠心。

神在各地兴起许多为福音忠心献上的勇士,也需要教会更多同心,在中国的大小城市和乡村,有跟随主的福音使者兴起,不间断地把福音传给身边的陌生人和亲人。人人兴起,人人为福音做一点。

你不要以给我们的主作见证为耻,也不要以我这为主被囚的为耻。总要按神的能力,与我为福音同受苦难。(提后1:8)

我为这福音受苦难,甚至被捆绑,像犯人一样。然而神的道,却不被捆绑。(提后4:17)

  •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