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福音不怕

你看到第一个有了惧怕感的人,是亚当。这个惧怕不是“敬畏神”来的“畏惧”,敬畏神的“畏惧”是与死的刑罚没有关联。亚当犯罪以后怕见神,因为“罪”在身,里面的惧怕是失去与神生命联结后的惧怕。神问他在哪里,他说“我在园中听见你的声音,我就害怕,因为我赤身露体,我便藏了”(创3:11)。

你看到第一个罪人面对神的反应,他是人类的始祖。那时就看到罪人对神的反应,对神话语的反应,对真理,对福音的罪性而来的反应。是惧怕。

传福音面对世人(不是单说发单张室外传,是在世上为主见证),你就知道,他们的反应常是惧怕。有人说,他们不光是惧怕,很多人也凶恶、凶狠。逼迫时怒气,也显出很刚毅和不留情,甚至一副很正义的态度来鄙视你。

他们的凶狠常常会阻拦传福音的信心,是因为并未看见逼迫者面对福音时,内心都是惧怕。似乎不怕,其实是怕。你觉得他们不怕,自己反倒有了惧怕。也因为惧怕,传福音的心就冷淡。

他们的凶狠真是不惧怕的反应吗?非也。

《使徒行传》第四章,使徒不惧怕,福音兴旺时,官府、大祭司和文士、长老一宗人抓捕审问彼得、约翰。面对使徒,他们私下是“彼此商议”,其实内心很是惧怕,反倒商议要去“恐吓”使徒一番。他们以恐吓相逼时,虽然势力大,但若惧怕,就失了刚强。彼得、约翰却不怕,且说“听从你们,不听从神,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吧”(徒4:19)。两位使徒信心刚强,不惧恐吓,给教会也带来信心的见证,教会就同心,力量更大。那时“祷告完,聚会的地方震动,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放胆讲论神的道”(徒4:31)。

圣灵作为时,使徒传福音,众人就惧怕。

犹太人恨耶稣,也杀害,其实是因罪而怕的激动和悖逆,也是魔鬼迷惑的昏暗。虽激烈而汹涌,但终究是含着刑罚的惧怕在。是不爱真理,爱罪恶的反应。是肉体不怕神,里面没有神却惧怕神的真理的反应。是神审判的刑罚在罪人里面的反应。

有的丈夫不犯作风问题时,婚姻上在妻子面前是很正面。犯了作风问题,妻子不知道,有的是装假,甚至显出关心更多。妻子发现苗头,就掩盖。掩盖不住时,会激烈争吵或者故意凶恶以掩盖作恶。干脆离婚,是犯错时不离婚的“恩待”因为被显露不得饶恕时连不离婚的“恩待”也要收回,是罪恶心态的十分凶恶。这种人是从一开始就存着自我、自义过日子,离婚似乎也是觉得公平而已。

良知与“掩盖不住”较量时,掩盖时尚且能顺着一点良知去伪善。掩盖不住时,人对罪恶的迷恋和自义之间发生不相容时,情绪失去平衡,不会是懊悔罪恶,反倒是为了自义被戳破而更多怒气和更大自义而来的愤怒。

统治草民也是如此,若不揭露根本罪恶,尚且能留一丝文艺的温情和正义,若是挑明本质,反倒比不挑明时更加变本加厉。为何如此?要维持一个邪恶而又有虚假正义感的样子,其实是怕真实来暴露黑暗。也因自觉高尚和高等,就连虚假的高尚和高等也不给了。世俗的社会性公义自然本身也是黑暗,但基督真理的光是以神的公义和爱显明在黑暗面前时,既是真实,又是驯良,很容易让存心不信者有更多怒气和放肆。信心刚强时,就知道这些逼迫的怒气仍是虚假的义在罪中被真理曝光时的惧怕。是凶恶在表面却内在惧怕的心在挣扎。因为神的刑罚也显在罪人表面凶恶的虚假内心里,他们内心逃不开这个刑罚的真实。所以,他们在神刑罚下的惧怕,是挪不开的。传福音的信心来自对神福音的认识,也必然对神的这些作为有认识。

亚当犯罪的“害怕”传递在人类中,人类形形色色的心态面对福音。你要知道,除了悔改信耶稣的是真实谦卑在神的福音面前了。那不信的,即便是表面光鲜,很多如埃及法老一样的正面道理,也不过是“听见你的声音,我就害怕,因为我赤身露体,我便藏了”的亚当心态。这个时候,福音使者也必然不气馁而为主满了爱心和刚强。

当逼迫者逼迫,你不用怕,他不知道福音的能力,你知道,所以仍旧不怕并有爱。当逼迫者鄙视和打击时,也不怕,因为福音是他们没有的,是很可怕的结局等着罪人而知道他们真是需要你怜悯。你就因主同在而喜乐,即便打你、骂你、凌辱你,你也喜乐更大。

  •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