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以色列战争的看法公义吗?

以色列与哈马斯的战争,大部分基督徒的爱憎几乎都在以色列的成败上。即便哈马斯死伤无数或平民受害,也都不影响以色列打胜仗时有喜悦。连我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常有此情结。痛恨穆斯林的邪恶似乎与对拒绝耶稣的犹太教的邪恶的恨恶不一样。虽然“古兰经”里也有对耶稣的描述,但始终觉得犹太人手持的旧约与我们基督徒尊为圣的《圣经》有完全相同的旧约部分而爱憎的天平就倾向了当今以色列。

以色列的《国歌》满了忧伤和忧伤中的期盼,但这一切与基督无关。他们藐视基督的心,福音书记录了,至今并没有改变。保罗说“以色列人有几分是硬心的”(罗11:25),是指他们仍旧不接受救恩,也仍在神的忿怒下。以色列那时没有律法吗?当然不是。耶稣甚至责备说“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 (马太福音 23:27 和合本)。

传承了那时候就拒绝和杀害主耶稣的犹太人的宗教的今日以色列,面对因憎恨真理和耶稣也迁怒犹太人而继续灭绝犹太人的外邦人,他们一切的反击和谋算,虽然都有神怜悯和许可,但今日战争并未见公义在战争的任何一方。耶稣曾指着耶路撒冷的圣殿说“因为日子将到,你的仇敌必筑起土垒,周围环绕你,四面困住你,并要扫灭你和你里头的儿女,连一块石头也不留在石头上,因你不知道眷顾你的时候。” (路加福音 19:43-44 和合本)。

很多人是因为神曾对亚伯拉罕说过“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 (创世记 12:3 和合本),就祝愿以色列军队在杀伐中得胜。甚至巴望像旧约里记载的那样,灭绝那些与以色列为敌的民族和国家。这种感情虽然很像在旧约里的人,却是在律法下了。他们失去了耶稣面对犹太人和外邦人时的爱和怜悯。一个最简单问题,耶稣会怎样做?祂会赞同以色列今日不信的心驱使下的自卫和出击吗?祂会赞同犹太人中东战争的一切所行吗?军事家研究以色列在中东战争的战例,称赞为世界战争的教科书;经济学家研究以色列人赚钱的智慧,津津乐道;人类学家研究犹太人的智慧,他们即便不信耶稣,也被世人赞誉为最有智慧的民族。很多基督徒不也在这样的判断和情结中吗?神向亚伯拉罕应许的,是犹太血统的后裔还是福音得来的天下灵魂呢?以色列与哈马斯的战争,是不是没有一心鼓励他们打胜仗就不是祝福呢?是不是警戒今日犹太人不信耶稣必有祸患就是咒诅他们呢?

正如有些人把川普的存在看成神挽救美国的必选之人一样荒唐,把以色列不信而遭遇祸患时的抗争当作了为神争战。肉身的以色列不信,他们于神的福音除了救恩从他们那里传出来以外,又有什么益处呢?他们不信耶稣,与哈马斯以及穆斯林、佛教徒、无神论的邪恶有什么不同呢?基督徒怜悯不信的以色列人与怜悯不信的哈马斯、穆斯林、佛教徒、无神论者又有什么不同呢?

以色列的存在除了《圣经》直接给我们看见的,神也藉着《圣经》启示叫我们能明白,以色列民族,神的本意是要他们成为得救之民。即便他们许多人不信神,神的救恩也照样藉着使徒和教会的发展继续临到地球各处的人群。不单是以色列人,也临到外邦人,也临到许多穆斯林和其他异教徒、无神论者。以色列人虽然不信,也仍是神立在地上的一个记号。不是见证肉身的以色列能得救,而是见证神拣选凡信靠祂的人才能得救。不信的以色列民却仍在重担和咒诅中。惟独信靠耶稣,才能得救。

很多基督徒喜爱转发关于犹太人教育和科技方面成就的文章。赞许有加,甚至把它作为传福音的依据。他们说“你看,犹太人是神的选民,多么聪明、发达。所以你要信耶稣”。他们不知道这不是福音,是帮助犹太教传不信耶稣的“好处”。他们把不信的犹太人的国歌和不信的犹太人的《塔木德》拿来作为基督信仰的补充,甚至硬生生的把世界的哲学和中国的老子、孔孟之道混杂在福音里以为与基督信仰相通。结果是混乱神的道,拦阻了福音。福音除了钉十字架的基督,没有别的。但很多人不信只有这一点,总要找出花样来填充,似乎更能被世人接受。但这样一来,所传的就不是福音了。

我们对战争的双方,若失去公义的判断,就不蒙神喜悦。耶路撒冷之地有神祝福的印记,有预言的兆头,有耶稣再来的迹象。但对于任何一个民族,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其他民族,不信耶稣,结局都是灭亡。那里的战争死了许多人,当初,人告诉耶稣,耶路撒冷的西罗亚楼倒塌了。耶稣怎么说?“从前西罗亚楼倒塌了,压死十八个人;你们以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吗?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路加福音 13:4-5 和合本)。

他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凡恒心行善、寻求荣耀、尊贵和不能朽坏之福的,就以永生报应他们;惟有结党、不顺从真理、反顺从不义的,就以忿怒、恼恨报应他们;将患难、困苦加给一切作恶的人,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却将荣耀、尊贵、平安加给一切行善的人,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因为 神不偏待人。 (罗马书 2:6-11 和合本)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