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时代的灵巧与驯良

灵巧像蛇,驯良如鸽。是信心坚固中的爱和智慧,也是温良与和平中的坚韧不拔。

生命和根基稳妥与知识多、见识少的浮躁,表现在环境应对上结果不同

2018年是中国教会时代背景的转折时期,这个预备是2016年底媒体吹风“新条例试行草案”开始。2017年征求意见的一年,到2018年正式实行,一年多的时代转型预备期。很多肢体在盲目的“自信”中失去警醒而导致暴风雨来临时,要么措手不及而战兢上阵,要么临阵妥协失去见证。提前在主面前预备信心美好的极少。失败不单是指妥协登记的,不登记的在紧张和惧怕中很多失去了福音的力量,这也是一种失败。

福音的定力,决定教会道路是否合宜稳妥。福音来的信心使人不怕,信心来的坚固,使人透察魔鬼计谋。谦卑主前若能,主必供应时代见证力。

一、预备缺失

1、福音在中国当代。没有确定认识执政的本质,才会空想在制度中寻求教会合法化。这是2014年之后极其幼稚的举措。当初武汉一个机构的负责人耻笑街头传福音与管理部门矛盾时,曾公开指责“南京路教会这个做法是拦阻了教会合法化进程”。我的回敬是“不懂政治,也不明白福音”。在无神论的性质里找共同点,不如少浪费时间多传福音。2014年的信号,没有唤醒调整面对时代转型的心,仍然在呼喊中盲目相信环境会好转。但不知道所谓法制化策略背后,是要消除几十年来教会法律灰色地带。没有这个看见,预备就不会清楚。执政的性质决定了今日之必然。

2、新条例吹风时,没有提前预备,就必然导致今日境况。2016年新条例就来风,第二年征求和颁布期。教会敏感此条例,却仍没有清楚得力地预备聚会的转型和福音的新的策略。纸上谈兵的自信过于实际应对的智慧。

3、2018年实行期开始,出现了几种不好。一是文化使命错觉下急切的血气抗衡;二是哀哭遍野;三是登记;四是不登记却福音上大步退却。很少能有看见时代空间的真实。要么过于紧张而抗争激烈或哀哭无助不看神,要么以隐藏的名义也隐藏看不见信心的美好。过于估算形势的危险而惧怕,应对不灵巧或干脆妥协登记假驯良。

二、对比文革和现实

1、教会破开文化迷雾,始终看见人心对福音的本能反应。文革和现今对比,相同点仍是罪性面对圣洁的福音。文化上的相同仍是独尊的主流文化。不同的是文革后泛文化思潮与主流文化的并存。当前则是主流文化逐渐卷土重来,回旋之风兴起。

2、文革与当今对比。中间有一个四十年的泛文化思潮的近代历史回归、当代全球文化的进入和基督教会雨后春笋般兴起的过程。文革时期教会历史的经验已为当代教会熟悉,是风声鹤唳的境况。改革四十年使新一代教会在传承上显出知识多,洞察少的特点。这个历史延续的断层,出现在当今教会,是要么过于轻看,要么过于惊恐。教会政治化倾向的反抗和沮丧中投降妥协两种局面突出。即便第三种表面不妥协,也大多是闻风丧胆不见福音得力。

不能忽略主流文化的紧逼,也不能忘记四十年泛文化带入的人性化思潮对人群的影响,以及基督信仰在相当广泛的人群中产生的文化效应。

比如,文革时期,义和团运动宣传,给中青年是完全英勇的民族主义象征。当今虽然再树义和团精神,却在民间引起相当范围的抵触。显明义和团运动的愚昧和无知已经被相当一部分民众看清了。文革亦如此。虽然加力改变,但全球化的经济政治环境和信息全球化冲击,即便关上国门,也很难从文化上一时半会恢复文革文化全部环境。

对改革时期环境想得太好和对当今环境想得太坏,都会使教会因知识多,见地少而导致偏颇的应对。改革时期,主流未变,当今空间,仍未至文革文化环境一样。这是很客观的现实。改革中后期教会福音的异象在那时就缺少,至今也必因缺少而不能应对争战合宜。

文革时期,聚会完全禁止。现在是法律禁止,但迂回空间远远多于文革。很多老弟兄见证,那时候无论在哪里,只要基督徒几个人聚会,就会带来游街示众或者被抓判刑、劳教。现在对少量人数聚会基本是驱赶和警告。对规模大的聚会才会采取冲散和抓人。处理上相对文革稍微轻些。现今网络聚会目前尚可以,实体聚会分散后也基本保持。外力对教会影响虽大,但更多显出教会在环境下信心不够坚固。文革个人传福音是要重判,甚至死刑。当前个人传福音很少判刑,大部分只要灵活,也很少行政拘留。文革时期,群众对福音是态度上敌视,对传福音是阶级斗争性质举报。现在虽然逐渐恢复举报网格,但很多群众因为几十年看见基督信仰的美好见证,举报的群众相比大幅减少。改革后期大部分教会福音事工逐渐软弱,新条例带来的变化使室外基本停顿,亲人朋友间传福音也冷淡许多。

三、政策上完成围堵,文化上正在收紧

宪法的合法化和政策的非法化,显明整体是法律上不敢定信仰非法,政策上却敌视、围堵形成系统条规。这个特点体现在新条例上是中国历史性的转折标记。

新条例颁布前,教会整体异象缺失,没有整体看见形势变化中福音的事工调整策略。面对校园紧缩,发行紧缩,自媒体收缩,教科书变化,圣诞节打压,冲击非登记教会,同化三自和登记以及社区化监督,很多教会事先没有了异象,应对时惊慌失措的很多。文化异象化,带来一些政治性强的诉求和运动,导致政治化倾向的矛盾加剧。失去福音异象的教会面对打击,七零八落,更多落荒。知识多、见识不够引起的骄傲导致中国教会面对几年来的新环境,缺少救恩里得胜的信心和智慧。无论是聚会刚强还是传福音刚强上,都显出软弱和无序。

暴露的问题仍是救恩不稳固,知识多却生命幼小。联合上缺少福音异象和纯正救恩而来的生命力,缺少为福音专注的信心作为。教会面对当前仍存的好机会,急需回转向神省察,需要谦卑主前悔改而起。

四、洞察的必要

政策上的转型,是少数人群的体现,文化上的沉淀才是土壤的基础。管理人员中显出这个明显特点。他们面对政策执行不能说不,也有的是态度坚决。但其中不小的人群是深受泛文化沉淀的影响和四十年基督信仰的见证影响而在处理这类事件过程中并非从文化上显出敌对。很多人边处理边说“信耶稣不错,方式违法了”。这句话拿到文革是不会有人这样说的。那时,信耶稣就是敌人。现在为何如此说?是他们在政策执行时个人文化与执行上存在胶着状态。很多时候传福音被抓进去,如果不发生激烈冲突,他们居高临下教训一下 也偶尔不反感你向他讲几句基督信仰。在处理上很明显受到文化态度的影响而从轻发落。这并不是他们好,是神掌管环境的同时,文化态度淡化了政治的敌对情绪。民众的这种心态也给传福音带来更多疏松的环境。室外传福音很多年,人人在这个城市街头,不再经常大规模聚集,而是三两个分散街头时,受到冲击和抓扣的几率仍然不算大。抓进去后灵活机智面对,甚至拘留的也很少。除非执意大群声势很大传福音,被拘留就成为随时发生了。看见文革与当今文化的差异,对传福音策略的制定和应对都是很重要的。这里一千多万人,十多年来直到现在也是平均每天一百多人在街头,全教会几百人也是常在街头分散传福音。加起来几百次被抓,但都是个体化传福音行为,基本都是教育警戒处理就放人。这对教会坚固和软弱的都是一个很好的信号,说明现在传福音并无更大危险。也许今后会有,但目前至少不大。

聚会分散化的空间目前也很大。大的场所不让,就换地方。换了地方还不让,就分散各家。有时候也可以到“荒郊野外”无人打扰的地方去聚会,很造就人的。我们这样尝试觉得很好。信心是需要试验的,这点难处岂能拦阻教会呢?

五、整体传福音策略很要紧

训练每个肢体走出去传福音,必须教导“轻担”和“淡化”。比如,每个肢体常出去发单张。传道人都鄙视,别人也不会重视。传道人看见异象中这个工作要紧,大家也容易重视。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让所有人能去做,就是发单张。这就是“担子轻”。每个人发单张,看起来小。但对于中国全面封锁的局面下,这样传福音还觉得小码?

每个人学会自己承担反而大事化小,处理时事件常被淡化了。他问“谁让你传?”,你说“教会”。这就大了。你说“个人感动”,就不是大事。他问“你在哪聚会?”,你告诉了,他就能因为这事去找教会麻烦, 你自己也麻烦。你回答是“在家里”或者“过去这里、那里都去(就是不说过去具体在哪里),被你们取缔了,现在在家里”,这样回答就事情小,也不给教会累着。他问“单张呢?”,你说“记不得”或者“网上买的,记不得具体”或者“别人给的,记不得了”。就不是大问题。如果你非要告诉他水落石出,你自己也麻烦多了,也给别人和教会带来难处。

态度上你不挑衅,是因为你的目的是到处传福音。珍珠和圣物不随便乱丢。他态度恶劣,你也忍着。还要说“给你添麻烦了,耶稣爱你”。

你不怕,就不会大义凛然。你害怕,要么妥协,要么激烈对抗。因为你不知道自己清晰的目标是只以爱见证传扬基督。到哪里都为福音。传开,到哪里都为传福音。别的都不在意。你有这样的信心和看见,谁能抵挡并胜过你呢?

爱惜时光,这样的好时机并不确定能很长久。虽然更大的逼迫,有信心也会更加得胜美好。但现今仍不在福音上求主加添信心和赐给异象,时间就不断流走了。

你们要谨慎行事,不要像愚昧人,当像智慧人。要爱惜光阴,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不要作糊涂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 (以弗所书 5:15-17 和合本)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