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八孩女,谁的恶更大呢?

穷到无法娶媳妇、性欲无处满足,几百块钱能得繁衍后代的器具,对光棍汉而言不过是一个得正常人生活的要求。没受过合适的教育,没有房屋和基本生活保障,也不得进城打工赚钱的渠道,也没有背井离乡去奋斗的非常规人生计划,更没有闹革命的机会。他们要得人生平常的生活,娶妻生子,这在他们和他们所生存的乡村成为一种可理解事情时,八孩女这样的悲剧就不会结束。

人贩子见财起心开辟得利门路,是要冒着坐大牢并杀头的风险才能达到目的。他们的良心若是促动着看见了这个行动导致的恶果使他们的心被责备到不能时,也不会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们为利一拼,都有顺时而做、见缝插针的本事。

反腐从上将到常委到部级到芝麻官,很多人生也是草根逆袭的。普通百姓身为草根,为利而往,为名利的目标也都是顺时而做、见缝插针,却结果与拐卖人口、购买繁殖工具的人有所不同。但都是在挣扎的路上了。什么是草根逆袭?平民奋斗改变草根人生。有谁不是草根而来呢?刘邦、朱元璋是草根出来的帝王,皇子皇孙也脱不开这个根。今日之二代三代,有谁不与草根有关?今日之富人,有谁祖上没个草根?

人贩子很恶,伤到被拐卖的人和家庭。抓和未抓的权贵和商人以及行恶的百姓在互害的社会里,谁的恶更大呢?他们若不是因为剥夺了有基本经济能力繁衍子孙的结婚机会,去走别的道路,有了得利的机会也不会在乎德行,就像芸芸大众一样了。但他们穷到不能娶妻生子,贩卖人口就有了机会。

互害的世界里,有什么恶不是恶?拐卖人口与祸国殃民,买妻生子与贪赃枉法,所有的犯罪带来的恶性延伸,互相毒害,谁是孤立自洁的人?谁又能站在道德的高地审判其他人罪恶时能看见自己犯罪并导致别人犯罪?操刀革命与强拆杀人,富人白旗飘飘、草民离婚换妻与买来女人当牲口一样锁着,是不是后者更恶?拐卖人口是不是比体面的犯罪更坏?是什么剥夺了社会的良心,有谁比起这些拿锁链锁住女人的人更善良不作恶呢?

鲁迅写出千古悲情的《祥林嫂》,自己却仍去含泪卖笑的青楼消遣并写在日记里。有人撑妇女顶着半边天,也仍是百伶千花中享受独尊。被杀的、被卖的、被奸的、被辖制在男人文化里的女子,哪一种恶更大呢?鲁迅笔下的祥林嫂、巴金笔下的梅表姐、曹雪芹的林妹妹、懒汉卖出去的女儿、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女人,哪一个不是悲剧人生?从小被世俗文化洗涤的草根和贵族,哪一个不是祸害中的人生呢?

灵魂败坏的人群,岂能有良善的社会?

耶稣说: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 (路加福音 13:5 和合本)

挪亚时代地上满了强暴,神仍给一百二十年时间让他们悔改。大洪水来了,除了挪亚一家,没有人信福音,神就灭绝了那个世代。索多玛、俄摩拉,神救拔罗得这个悔改的义人,也灭绝了两座城。

这个世代不单是“八孩女”这样的罪恶而已,乃是满了强暴,世人终日思想尽都是恶。神审判的怒气就在世界,世界就在咒诅里没有安宁。

神的《圣经》启示给了人类,不信耶稣必要灭亡。悔改相信的人就得永生。

教会的眼光也不单是看见一桩罪恶,乃是看见世界满了罪恶。灵魂得救在乎福音,教会也当紧束起来,走出去传福音。不嫉妒恶人,乃为福音兴起。不然,自己也有祸。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