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链与战争

锁链女子的命运,不单揭示了个人的悲剧命运,也暴露出一个民族的悲剧命运。强烈共鸣和愤怒,来自对女子遭遇持续性残忍虐待感到惊愕,也出于担心这种灾祸临到自己的家。因解救的迟延,就越发引起广泛、高度关注。

缓缓来迟的社会性补救,力量微不足道。真相大白的事件不能客观定论,何谈绕开这个话题来对这种社会现象进行集中解决而能收到铲除的效果呢?或许有人说,需要一个过程。是的,这是客观实际。但这样说,也显露向罪恶的妥协。为何如此?更深层次的文化因素,在于全民的罪恶。这个问题不能解决,现实问题就被人看为“需要一个过程”而合理。

世人看见的是冲击眼帘、震撼心灵的锁链,却看不见每个人心头的那根锁链。就以为发出愤慨,是一种正确的文化反应。情感的反应固然是良知而来,但愤怒中的恨意不都是出于良知,却常常体现出犹疑不定的是非观。

世界套着无形的锁链。人看不见时,遇见很多问题,都会在锁链以外寻求解决。明明是锁链把人拉住了,反倒以为是锁链以外的东西把人拴住了。锁链女并不是拿开有形锁链就好了。若是这样算好了,现在不是已经脱离铁锁了吗?没有人以为这个锁链就真的开了,却不知道哪里才是真正的锁链。

拐卖人口不过是互害社会这根大链条中的一个很微小的环节。它的罪恶虽然令人感到窒息,也应当呼吁社会力量杜绝这种现象。但比起各种社会犯罪现象,比如,官场腐败、战争、瘟疫流行、强取豪夺、弄虚作假坑害大众、物价上涨、医疗、基建、食品安全等等更大面积祸害人群的罪恶,拐卖人口只不过是一个十分罪恶的现象之一。人类战争、凶杀以及所带来的次生灾害造成的死亡数字,恐怕是无法计算的天文数字。罪恶带来的各种人口死亡数字,仅仅看看今日中国食品安全和其他方面人为造成的死亡数字,就看见人类各种罪恶带来的后果。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分散了许多人对徐州事件关注度。有的说“多关心自己家里的事情吧”,有的说“自己家门口事情解决不了,有什么力量帮助他国的事情?”。许多人呼吁不要放松关注力,为什么仍会这样?因为这场战争可能给人类带来远比拐卖人口更可怕的结果。俄罗斯发出核威胁,这个后果的可怕足以让全人类胆寒。

从网络就看见一批很累的国人,一面不能不关注俄乌战争,一面又不愿降低对徐州的关注。从两件事情的难担担子看出许多人犹疑不定的是非观。所谓罪恶大小和后果的不同,使人们很难断定该如何对待这些罪恶,又如何有稳妥的做法。

《圣经》说:“要爱人如己。”你们若全守这至尊的律法才是好的。 (雅各书 2:8 和合本)也说:因为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条上跌倒,他就是犯了众条。原来那说“不可奸淫”的,也说“不可杀人”;你就是不奸淫,却杀人,仍是成了犯律法的。(雅各书 2:10-11 和合本)

以怜悯罪人,厌恶罪恶这个标准来看拐卖人口和战争犯罪的人,首先看见的都是罪人。也不单他们是罪人,也看见自己对这些罪恶恨恶时自己也是同样犯罪的人。不是人贩子就比自己更恶,也不是战争罪犯比自己更恶。自己与他们一样,在神的圣洁面前本都是该灭亡的罪人。

没有互害的社会,怎能有拐卖人口的猖獗?没有民族主义的自私,怎能有民攻打民?没有绝大多数人民赞同的帝国梦,哪有历史上帝国战争的无尽杀戮?没有败坏的人民,哪有败坏的社会?人民为何败坏?不正是弃绝了造物主的恩典吗?被拐卖的命运和遭遇战争的命运不都是罪恶锁链捆锁下的悲剧吗?人类在罪中,就不能断绝越来越多的罪恶。

每一个人的犯罪其实都与其他人的犯罪相关联,罪才是真锁链。这个锁链不解开,锁链女自己和她遭遇悲惨命运的锁链就仍然在,秦始皇到希特勒,历世历代的社会革命和战争,无论是哪一方,当他们没有敬畏神,就都在杀人和谎言的罪恶中。北约、华沙、欧洲联盟、联合国,还有无数人的势力构建的金字塔。哪一个不是在修造巴别塔的罪恶和悲惨命运中呢?合纵连横不过是人心比万物更诡诈的一个邪恶的证据。神创造宇宙和人类,把人类安置在大地上,本可以在神的看护下人类充满在地面而美好。始祖亚当犯罪后,罪恶就逐渐充满世界。人类自以为义而弃绝神,罪恶带来的历史,不仅是杀戮满地,也罪恶满盈。和平的日子,骄奢淫逸;患难的日子,各顾自己;富足的日子,物欲横流;贫穷的日子,穷凶极恶。咒诅下的世界,哪一个能逃脱悲剧的命运呢?

脱开锁链的自由若是真自由才是。耶稣说,真理使人得自由。人类的灵魂若不因基督的救赎而改变,就不能自由,就仍在罪的捆锁中命运悲惨。

乡村文化的腐朽,因为看传种接代为大,就不看女人的尊严和生存权。因为要繁衍,就蹂躏、践踏女人。同村的也因为有相同的看重,就把残忍看为小事。那些干部不也是这个文化里长出来的吗?但吃人的部落,因为宣教士把福音传进去,就知道吃人的罪恶有多大。这些文化风俗若没有福音临到,在他们看来,贫穷到娶不了媳妇而这样做,有什么其他的正义要求比起吃人和人们自以为传种接代的要求更让他们觉得合理呢?那些并没有觉得自己如"硕鼠"奸恶夺取财富和草菅人命更多的人口拐卖者,不也因为世上更多严重的犯罪而自己也泯灭良知而这样做时无动于衷吗?一个社会没有福音,能有什么办法阻止不断加重的罪恶呢?人心罪恶,万事艰难。岂不是圣经早就启示的吗?地受了咒诅,人不过都是汗流满面,始得糊口。

《圣经》也启示:

在那里必有一条大道, 称为圣路。 污秽人不得经过, 必专为赎民行走; 行路的人虽愚昧, 也不至失迷。 在那里必没有狮子, 猛兽也不登这路; 在那里都遇不见, 只有赎民在那里行走。 并且耶和华救赎的民必归回, 歌唱来到锡安; 永乐必归到他们的头上; 他们必得着欢喜快乐, 忧愁叹息尽都逃避。 (以赛亚书 35:8-10 和合本)

一个社会只有崇敬造物主,人人悔改信耶稣,人心就美善,德行也美好。人类命运也因人人有了活泼的盼望而结局永乐。

教会被神设立在地上,面对各样罪恶,只有一个目标,竭力传福音给犯罪和受害的人。以基督的爱和忍耐竭力传扬福音,这个世界的灵魂才有希望。

2022.3.3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