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又绿……

2020年的春天,封城、封小区是忽然临到的。世界慌乱不已,反倒给信念火热的人一个美好的际遇。那个春天的武汉,四处虽有生命的撕裂声,福音却携着春风带去了希望。虽然死的痛苦弥漫全城,但生的希望却打破了街道的冰冷。因福音的脚步踏响了街头巷尾,城市就变得明亮而温暖。

这个春天,又被封在小区,是没有经历过的。两年前全城小区封锁,志愿者能自由出入,每天都能开车前往各处。那时候反而得了瘟疫前没有的自由。道路通达、没有干扰,城里、城外去帮助人,带给他们美好的消息。这次宣布封区十四天,连清洁工下班也回不了家。遇见保洁的阿姨,她叹息连换洗的衣服也没来得及拿来。

二月底,几十个小区又发现感染者,大都是封锁楼栋。不料这次我居住的地方宣布十四天小区封闭。

对我来说,这是十分诧异的事情。两年来躲过了很多次核酸检查和打疫苗,自觉是靠着主免疫到如今的。人们不信任疫苗和核检,我是比他们多了一个心思。疫情最严重的时期,许多人每天去到街头、楼房和医院帮助人。那么多死亡和感染,却没有一个人被瘟疫袭扰。每次遇到穷追不舍的打疫苗要求时,里面靠主的那个心思,是不想让这世界来抢走主恩典的一丝一毫。甚至这个心到了不到万不得已,连核捡都不愿意做的地步。连着几天,楼下有人拿着喇叭喊着“人人要核检”,我就祷告主不让我遇见这事。甚至来敲门登记,我也是直言谢绝了。

这几年常常变换住所,想得一份清净。世界中的关注越来越多,打扰也多,换地方住就频繁了。上次住的地方因为传福音而暴露,网格员也干扰,被我责备。但我还是离开那里去别的地方住。虽然有了不怕打扰的心,但这次总算没有被疫情登记。纷乱的环境中,思绪还是从纷乱中落在侍奉上了。从宣布封闭时,就想着特殊情况的服事,也想着传福音不能停。

战争和瘟疫是末世的两大咒诅,今天搁一块临到世界了。祂的美意却是有了充裕的时间,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注视许多灰色的灵魂。 小区很像城市公社。人群在日光下走动,或散步,或抽着烟闲聊,或跳着广场舞,或嗮太阳,把昔日熙攘的公共空间变得拥挤了。赞美声在安静的楼宇间的草地上回旋,感觉歌声划破了寂寥。有人静听,有人开了窗户注视。或许特别的音乐使人心境有些变化,几个妇女和中老年热情加入,却丝毫没有因为只唱赞美诗歌而觉得诧异。无形的预备在前,所以一句“耶稣爱你”能使她们欢笑。

他们多数人对福音陌生。如果爱的情谊多多给予,福音进入心灵也会通达。许多困苦,不是缺少眼前衣食住行,是缺少灵魂的稳妥和安舒。黑暗里,人的困顿越多,福音呼召也越大。一句耶稣爱你,或许也能打开一扇封闭着的心灵窗户。福音有十足的恩典,神预备了,就要放进去。福音进去了,祂的话语是点灯的油。亮光大了,黑暗被驱散,黑夜被封闭,内屋就充满温暖。 漫天飞雪中,有诗云:“忽如一夜春风来 ,千树万树梨花开”。

封闭的小区,有日光照着,成为福音的机会;封锁的大地,有春天来了,成为殷勤者收割的土地。无数为福音奔跑的殉道者,他们用生命融化了寒冬的大地。对他们来说,冰雪挡不住春的脚步,寒冷止不住春意盎然。

百年变局,土壤仍在。社会的凋敝,是福音的机会。虽然逼迫多了,面临的试探也大。但试验中的得胜,却是归给那些留心神旨意的人。

如经上所记:“报福音、传喜信的人,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 (罗马书 10:15和合本)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