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政策下的教会策略

一个弟兄说,疫情之灾虽深重,却减缓了逼迫的加速度,也给教会在软弱中更多作主见证的机会。也因为清零政策被视为大会前的高度z z任务,就会继续带来封城、封区、封楼和方舱的社会常态化。教会也就面临新条例和封闭管理带来的双重难处。如何应对这个环境,使见证更加美好?

一、受苦的心志

使我认识基督,晓得他复活的大能,并且晓得和他一同受苦,效法他的死, (腓立比书 3:10 和合本)

环境的加重,使得胜的道路更需心志的立定。这个心志就是真正把受苦心志当作兵器。我们需诚实察验过往此心不固的软弱,才能适应逐渐变大的风雨。四十年逐渐稍宽的环境,使信仰历程较短的众教会难以适应2014以来加速的逼迫。这个软弱很显然,是体现于拆十运动信心不固的暴露和新条例来临时的慌乱和惧怕的普遍显明。教会整体软弱的一个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在传福音上显出从未有的退缩,这是不争的事实。也因为传福音最易带来逼迫,也因为平静的日子传福音负担的缺失,心就逐渐娇养。稍微大一点的逼迫开始有了,教会就如温室之花草不能站立在风雨中稳妥一样。信心不坚固的问题就暴露无遗。如果不能诚实回到起初去察验,必然继续错失得胜的道路。如果不能看见救恩上的信心是缺失的,在生命之道中知识过于生命,就很难从主真正得力。求主使教会真正有为祂和福音甘愿受苦的心。

二、看见环境中神的手作为

你未曾把我交在仇敌手里;你使我的脚站在宽阔之处。 (诗篇 31:8 和合本)

2014的逼迫风潮,神的手量定只许可在局部拆毁,给了各地三年预备调整。大型化集中聚会的大堂模式需要调整。2016国安条例中加入对信仰逼迫的信号。这一年底吹出新条例之风,神又给三年调整。2017新条例草案正式出台,贸易战爆发。2018年下半年河南被定为直接逼迫和摧毁聚会的试验区。其他地区零星遭遇,整体而言,贸易战进入激烈期,使逼迫间断性趋缓。2019贸易战白热化,神的手拦阻本会加大的逼迫,使逼迫者精力分散。那时兴起的篡改圣经的叫嚣也趋于暂时平息。2020全国爆发瘟疫,武汉封城首度。神预备武汉十年向各地显明一个少有人知的社会面持续稳妥传福音的方式。封城的艰难环境,神预备一批海内外教会藉着这次封城在传福音上共同学习了功课。

这个过程中,教会应该很确定地看清楚神的手掌管的实际。也要看见教会的许多信心缺失和面对登记和取缔时,在福音上的极大退缩和内心的慌乱、惧怕这样的软弱。如果依旧糊涂,认为很不错,就很难看清本相和现实。失败还会继续。

教会面临新的环境特点是什么?

一方面是仍在加重的围绕新条例开展的围剿,一方面是封控疫情的环境。前者这里不多谈,是因为大部分教会基本能看见新条例是个什么东西。后者需要看见,经济逐渐凋敝带来的民生之苦难以及疫情给人的惧怕和封控给人的绝望感。这些特点熟视无睹,就不能看见福音土壤的激剧变化。武汉首封时,各地教会都能看见武汉传福音的一个土壤。是十年的拒绝被一场突如其来的惊吓变成了传福音很好的土壤。但本地很多教会没有这个看见,以至基本是龟缩。很多地区也没有在这个看见中真正兴起来。因为各种环境的叠加,使教会面对大环境依然显出茫然。

当前的环境,封控成为一个社会特色。封控所需的精力几乎成为国之大者。倾国家之力在封控上,是因为政治和经济的原因所致。教会的社会“喘息空间”也大。虽然同受封控之艰难,却看见专门针对教会逼迫的精力是有心无力。教会聚会面临的难处并不都是信仰逼迫的缘故,也与疫情期间全社会减少聚集的政策有关。但这个环境下,教会福音上的作为,显出的软弱不是软弱而已,大部分教会正在错失这个环境下传福音的机会,这是一个很大的罪责。

疫情期间除了武汉,也有主要是致力于网络联结推动走下网络的福音事工,也有一些地区的教会或各地集合在网络联结中的群体,一直坚持在兴起传福音的道路上。但整体而言,兴起的幅度和范围,是极其有限。大部分教会在传福音上依然沉睡。以实体教会为单位能应对整体环境的情况就更少了。

三、实体教会面临的两大难处需要应对好

第一个难处是聚会形式,第二个难处是如何开展整体福音事工。

聚会形式和传福音事工,应该从滴滴打车和俄乌战争的形式中得到启发。世界叫“去中心化”。其实是高度智能型指挥中心调度下的分散开展。这种去中心化并不是真的没有中心,而是根据环境需要,化整为零的经营和作战方式。这方式显出的最大特点是以弱胜强,且无影无踪。你不要误解这是世俗说教会,是叫教会看见逼迫和艰难环境中既能持守分而不散的聚会,又能最充分有效地使用传福音的空间。武汉是聚会小组化转型后,福音的异象形成各处小组形散神不散的特点。靠什么达到这样化整为零?内在是救恩,外在事工联结是靠福音的异象。有异象才不会放肆。什么是这种情况下的放肆?分散变成分裂,就是放肆。但有了这两点,形散而神不散。虽各自为阵,却成为一体的实际。激励人人传福音就成为行走在异象中不可有一丝偏废的行为。晓明弟兄曾向我感叹,你们那里有一个坚固的团队,但网络上他很苦恼的一点就是很难集合一个紧密联结的团契。他说的是实情,网络联结虽然很多有益之处。刘晓东和李晓明在福音上因为个人恩赐很强,号召力很大,为很多地区传福音提供了极大支持。但网络的虚拟化在团契建造上就显出了无法与实体教会相提并论的缺欠。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刘晓东只是把网络作为一个有的放矢的手段,他自己仍是以本家教会为主。教会整体在福音上兴起,就必须在实体教会面对环境时,有这些调整,才能抓住时代的机遇,竭力把福音传开。

今后逼迫加重,化整为零足以应对。但要避免“神散”,达到表面去中心化实际却是更加得力,就必须牢牢抓住异象,传递异象给全会。也要激励人人进入能为福音做一点的整体方向。以福音异象中福音事工为焦点的特点,不是真的去中心化,而是去“师傅太多”化,更加靠主化。这也是武汉多年来追求的一个方向,神也恩待到如今依然稳固。衡阳陈文胜弟兄也是如武汉,多年来亲历社会面不惜代价传福音。就各地教会而言,更重要的一点是,能靠主应对更大的风暴时,各地教会见证如云。

四、封城封区主动开展福音事工

封锁带来的困难是各方面的。主动性和被动性开展福音事工,取决于对福音的负担如何。各种环境下只要有机会就传福音的教会策略和和人人激励是关键。 1、能在城市区域活动,教会组织力量帮助危难者传福音给他们。 2、小区封锁不能外出,致力于小区内福音事工。 3、楼栋封锁,利用窗户播放传福音 4、物业群利用可行善方式传福音

各种环境下看见机遇在于教会依靠神的信心和福音的负担。总之,传福音不退后是关键。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