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林多教会缺失福音异象的问题(2)

保罗拿“基督差遣我原不是为了施洗”来反衬他传福音这个使命,他说“差遣我原不是为了施洗,乃是为了传福音”。这不是轻看圣礼,而是不让“基督的十字架落空”。但这个反衬的方法是很危险的。并不是圣经这样启示有危险,而是理解和领受时需要谨慎。教会的重要标志是教导真道,也包括圣礼。但这里是告诫不能忽略异象中整体对待传福音的态度和实际。上一篇谈到了这个问题,现在继续看教会整体在传福音上的重要性。腓立比教会
阅读全文

哥林多教会缺失福音异象的问题

传福音
阅读全文

战争中的思考

入侵乌克兰,你看见什么?旧约记录了很多战争。信神的人看战争的原因,远不只从政治、经济、地缘和文化等方面看。他们能透过世界的肤浅,看见战争最真实的原因。总体而言,战争是罪恶的产物。同时,神许可战争发生,也是刑罚世界的必然。该隐杀害亚伯,是人类第一次因嫉妒生恨的杀戮。当该隐的儿子拉麦杀人时,已经显出了社会性的杀戮。因为他说“壮年人伤我,我把他杀了;少年人损我,我把他害了”。人类犯罪
阅读全文

当竭力满足福音的要求(长文)

福音的要求《创世纪》第一节就有了。“起初,神创造天地”。这话不是神对自己说,是启示给人。这就是福音的要求。福音的本质属性是神,称为“福音”,是要启示给人来信。对神而言是祂自己,对罪人而言是要信福音。使人信福音,恢复起初神创造的荣耀,救赎是根本。传福音是神救赎计划给教会的使命,是教会满足福音要求的最中心的事工。
阅读全文

“地下教会”的时代来了

文革时“地下教会”这个词很确切。改革开放后逐渐浮出水面,虽仍有不同程度的打击和干扰,但社会整体容让度已经使教会聚会和传福音就不那么觉得紧张。甚至常据理力争也能得些看得见的效果。新条例颁布,是第一次感到恐怖气氛来了。那时候沉迷于宗教感很强的状态在新环境下显出的娇嫩和机械,已经不能适应新的难处。但新条例执行上其实并没有穷其所有方面,似
阅读全文

更大患难将至,教会该醒来了!

对内、对外整体转型的方向性确定,对意识形态的全面集中战略的成功实施,教育行业的全面整肃,面对未来全球发展与中国特色关系的方针确立。许多标志性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的事件发生,中国已经出人意料的发生了政治到文化的巨变。
阅读全文

靠福音,洞文化,智传扬

形势渐变,条例风转。衬托两面。一面是教会福音不力,罪恶滋生,文化土壤下的条例出台;二是民弃绝神,得势力就逼迫加增。条例面前艰难试验和试探,登记一批倒下,退缩一批无力,迷茫一批等待,刚强一批持守福音真道的教导和传扬。教导中,神学的好和理性超过圣灵工作的不好,两个作用导致局面混杂。不谈登记和偏离倒下了的,谈正在无力中等候的。这许多正是理性过于,导致教条和字据中不能兴起在福音上得力。
阅读全文

转型时代的灵巧与驯良

灵巧像蛇,驯良如鸽。是信心坚固中的爱和智慧,也是温良与和平中的坚韧不拔。生命和根基稳妥与知识多、见识少的浮躁,表现在环境应对上结果不同2018年是中国教会时代背景的转折时期,这个预备是2016年底媒体吹风“新条例试行草案”开始。2017年征求意见的一年,到2018年正式实行,一年多的时代转型预备期。很多肢体在盲目的“自信”中失去警醒而导致暴风雨来临时,要么措手不及而战兢上阵,要
阅读全文

对以色列战争的看法公义吗?

以色列与哈马斯的战争,大部分基督徒的爱憎几乎都在以色列的成败上。即便哈马斯死伤无数或平民受害,也都不影响以色列打胜仗时有喜悦。连我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常有此情结。痛恨穆斯林的邪恶似乎与对拒绝耶稣的犹太教的邪恶的恨恶不一样。虽然“古兰经”里也有对耶稣的描述,但始终觉得犹太人手持的旧约与我们基督徒尊为圣的《圣经》有完全相同的旧约部分而爱憎的天平就倾向了当今以色列。以色列的《国歌》满了忧伤和忧伤
阅读全文

传福音不怕

你看到第一个有了惧怕感的人,是亚当。这个惧怕不是“敬畏神”来的“畏惧”,敬畏神的“畏惧”是与死的刑罚没有关联。亚当犯罪以后怕见神,因为“罪”在身,里面的惧怕是失去与神生命联结后的惧怕。神问他在哪里,他说“我在园中听见你的声音,我就害怕,因为我赤身露体,我便藏了”(创3:11)。你看到第一个罪人面对神的反应,他是人类的始祖。那时就看到罪人对神的反应,对神话语的反应,对真理,对福音的罪性而来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