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日志(3月1日)

上午聚会完,一位弟兄说他一直牵挂黄鹤楼公园附近流浪的人。因为神带领就找到几个。两个疑似滞留者,开始时他们没有说实情,是因担心遇见管理部门。等我们再三解释后,他们所说似乎像滞留者。一个是曾在华南海鲜上班,封城前就离开那里。一个是打工关张,无处可去。问他们为何不去收救站,都是一脸惊慌不愿意。我一直不解为何流浪者宁可食宿不保,也不愿意去。知道收容站是常有虐待人的事情,但收救站也是如此吗?还是他们因前者而惧怕后者?另外两个很明显是长期流浪街头的。一个疑似自闭或抑郁,怎么说和问,除了点头,不说一句话。另一个却是不停抱怨没吃的只好去垃圾箱捡东西。 给了他们很多食品,应该够吃两三天。他们对福音没有多少兴趣,接受食品似乎也理所当然。他们知道我们是教会救援的。

主日聚会分享,明显看见传福音肢体们面对更深层面的争战和思考。

第一个阶段是广撒播种,现在是小区深入传并跟进。虽然每天明显收获(指一些人愿意了解和表示今后来教会),但面对灵魂碰撞更多更深,魔鬼攻击也大。

很多内心孤独、埋怨、愤怒、绝望情绪的人,他们必须忍耐并寻求智慧帮助。这也给传福音的人心灵产生更深促动。一个癌症病人在家求助,情绪十分低落。救援者陈姊妹自己也是癌症转移者,她就陪着他走。听他、安慰他,仍是无用。可他知道姊妹也是癌症患者时,很惊讶她的乐观,慢慢情绪就稳定直到心情好起来。

很多人对口罩和防护品看重远远比听福音更在意,感谢的话也出于实物所得。人心坚硬,瘟疫不止就大有好处。这是经历这场患难时很感恩的感受。不为己欲,但求神旨时,就知道这国的焦头烂额和瘟疫的必要。信心中也感恩世界充满患难。因为所发生的,总含着神对世人蒙恩的心意,因为祂就是爱。

读《出埃及记》时,大部分信徒是不会把情感放在受灾祸的埃及人身上。虽然朦胧中知道埃及人被神刑罚的可怜,但更多在意的是以色列民的反应和神的心意。

教会的情绪画面中,看见很少有人会对耶稣说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在意和感动。情感上对灾祸中人的遭遇产生的同情心,大于本应对世人当有救恩需要的愿望。世俗化也体现在信徒对慈善的关注和喝彩远远大于对慈善中传福音的兴趣。

世界赞颂医生是最美逆行者,教会也跟着感动流泪和感佩。甚至基督教创作歌曲也把医生看作天使。世界宣传救灾善举,信徒也跟着喝彩。他们自己常年不传福音,也不在意灾区传福音而看中世界救援稀奇故事。他们的情感几乎只停留在脱离地上的灾殃而已。世人的福音需求,在他们眼里似乎不那么紧迫。

救援中的医生和英雄,请问谁不是将亡的罪人呢?你看见救援人员艰苦中的哀嚎和无奈以及坚韧,有谁是出于神的爱和生命呢(不排除个别是基督徒出于信仰的美好)?你认为他们真的在抢救生命吗?被抢救回来的,若不信耶稣,有谁不同样面临审判而真正死亡呢?医疗界的黑暗和罪恶并不能因为这次的医疗救援而洁净。怎么医生也成为信徒眼中的真英雄了呢?李wl即便再多勇敢,若没有接受救恩,不也是灭亡的结局吗?神许可这灾发生时,你真的以为多几个“吹哨者”能力挽灾祸吗?你是否看见社会败坏,世界罪恶极大,神许可这些灾祸发生是何等美意?除了怜悯世人而哀恸,你能因神的刑罚和爱欢呼吗?这样的灾祸岂不是基督徒勇敢面对危险去抢救灵魂的好时机吗?为何仍在世俗的资情中徘徊而不因神呼召而行动?

教会的荒凉不在今日,患难却显出荒凉的真相。

民无异象,灾情发生时,除了哀嚎,并无心志顺服基督。惧怕的心随着适应而激动,却不是悔改而来的感动,肉体就如世人一样漂浮。许多基督教的公号也开始渲染无福音的世界救援。这些胆怯的人,肉体激动时也开始酝酿如何藉瘟疫拯救自己。不是拯救灵魂得救或得救后更新,而是如何藉着瘟疫在“属灵”上发“财”,使荒凉、混乱的聚会“鸡血”振奋。甚至四海联络,抓紧看点,徒增声誉。却从未诚诚实实传道背十字架。

世人趁着口罩奇缺发国难财,世俗化教会也必趁着患难,不是去抓紧时机赶紧抢救灵魂,而是酝酿如何让自己强大一把。于是四海一家,五湖一路,混乱中要抓住热点做一番,却不愿意在十字架的路上真正为福音付代价。之前没有预备,发生时不悔改,趁热时也必失败而更多荒凉和偏离真道。

福音是真实,必要除灭魔鬼作为,也必除去肉体参杂。教会复兴没有别路,只有背起十字架用清洁的良心去侍奉神!

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人为我和福音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姐妹、父母、儿女、田地,没有不在今世得百倍的,就是房屋、弟兄、姐妹、母亲、儿女、田地,并且要受逼迫,在来世必得永生。然而,有许多在前的,将要在后,在后的,将要在前。” (马可福音 10:29-31 和合本)

骆传道

  • 阅读 1517
  •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