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得胜的较量” 的“补充”

“一次得胜的较量”的“补充”

前几天物业经理说,所里来要求物业请我走,想不让我住这里。只是他们的要求不合法,经理也知道这点,就告诉我们一声,我暂时不在意。基督徒饶恕的心,虽知道上周六他们执法时很明显的违规和不法,但没必要去刻意投诉上级了。

那天甲带人来并说的话,有些值得回顾并公开给大家参考的。

进来时,十几个人,他们除了证件,什么法律手续都没有,却在屋里屋外查看。我说,没有法律手续怎么这样呢?他们不答。我说,你们擅闯民宅,这不合规定。他们说,你不是房主,我可以随意来查看房子。我说,我租房子也有使用权,这与是不是房东没有关系。他们不语。我让家里的人录像留证据,他们不让,但也没有用暴力拦阻。我说,你公开执法,为何不能录像?他们说,你们是当事人,不许录,物业的可以来录。他们明知道在场没有物业,这是扯歪理。他们凭着人多势众,所以妄为。

他们要我跟他们走,我说可以换双鞋子吧?他们没说不让。我说,可以带上手机吧?他们派一个人跟我上楼,我不愿意他们跟着,他们坚持要跟着。我就上楼拿了手机,跟着我的人也跟着上去下来。

他们明知道这样执法是不合规定的,为何还敢?两点原因,一是,他们以为之前另一个地方收去的资料能定我有违法,所以这次来就敢放肆。二是,仗着人多,敢乱说乱来。

面对这样的局面,我们不能不机灵。虽听凭,但也尽量录下现场。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冲着资料还是聚会或是别的,所以冷静观察。必须清楚他们最终目的,才能适当回应。所以也就说些不违规但显出坦然的话语。来的人不一定都以为我们没有违法,所里的嫩头青,话语很硬,他是在配合上级行动,自己并不知道我们有什么事情。估计上级也把事情说的很严重,就怂恿他很勇敢地乱说乱动。这个时候,是场面混乱,需要冷静对待。

去那里被审问,一开始谈资料的事,目的是威吓我。我坦然回应,实事求是,他们就知道没什么违法可揪。干脆直接表明目的,是为了网络聚会的事。甲很聪明,故意当着我的面跟写笔录的说,其他事情就不记了,只问今天聚会的事情。我知道他是假装卖人情给我,让我觉得他是很关照,这样我就能配合当天的事情。我就知道他心里没有底,去我住的地方前,知道我这个人说话很尖锐,就拿一些似是而非的事情敲打我,现在又用诡诈套近乎。

他们这样执法不合规,我下次遇见他们审问,也必要就事论事指出来。

审问时虽然客气,但套路很深。总想抓我一点把柄,好今后控制。

甲说,xx牧师不像你,他与我们联系紧密,什么事情都能配合好。我说,我哪里不配合你们呢?除了传福音,我没给你们带来任何麻烦。甲说,以后吃个饭,我们保持联络,有什么事情,我打电话你,你就配合。我说,我一向非常尊重你们,是你没给我电话啊。他又说,xx牧师那里,我们有什么事打个招呼,他就很配合。我说,我对你们的配合可以说太大了。瘟疫期间,你们帮不了市民,我们冒着生命危险发口罩,救了多少人的命?这不是真正帮助你们吗?

前一篇“一次得胜的较量”已经说了基本情况,这里不累叙。下面继续一些补充。

警察也是人,最主要是不能怕,也不能把他们当成对头。他们只是些职业化的世俗之人,没什么特别,与普通罪人内心相同。

赵队长是我以前同事,她很怜悯的样子来问我,你后悔不后悔离开队伍?我说,很多事情都曾后悔,但离开队伍最后信耶稣了,我就找到了人生最美好的归宿。她很疑惑地看着我。她提到另一个同事,说他生了两个伢。我说,他只能算是“活着”。她认同我说的。我说,我有了这个信仰,一生就非常平安。灵魂的问题解决了,你该知道。她说,你总能滔滔不绝说话。我心想,要让他们知道我们基督徒是不恶意对他们的,也让他们知道我们的价值观是不反对政权,并爱着他们。也让他们真知道,传福音这件事情,他们不要打算能遏制。

我跟他们谈到这次瘟疫中发口罩时,一方面谈了信徒的勇敢和爱心,也谈到神迹。我说,那么多信徒天天上街发口罩,神看顾竟然无一人感染。赵队长说,你们穿了防护服吧?我说,是的。但是专家也穿着,还是有人感染。她点头,其他人惊讶。我说,神是真实有的。他们没有反驳我。

甲是比较有思想的,两年前曾来会所警告不许传福音。那天我不在,听了录音,就知道他当时是有主流价值观的。他认为传福音等同主流价值观的洗脑方式。那次他说,你们传福音这种方式效率很低,其他教会都是亲朋好友传,你们这样传,层次低,又没效率。当时我们在场的同工笑而不答。但甲认为发单张有洗脑的作用。他当时很严厉警告说,武汉就你们一家不听招呼,十x大期间不许上街传,抓住你们必然严肃处理。后来他又说,我知道你们不会听,但我代表武汉市公安局警告你们。这次审问我前,我都记得他说的。

这次他又谈起室外传福音的效率问题。但他口气与上次录音里我听到的不一样。上次是命令加斥责,这次是探讨。他向我表达这样传福音耗费精力和钱财,效率太低。一般都是给亲人朋友传福音,效果好些。他说了一大段后,不是命令的口气,而是询问口气问我,为什么你们非要坚持这种方式?第一次问我,我随便应付他,我说,这是信徒从信仰角度自发行为。可是,过一会他又问我这个问题,我就笑着说了一句:长远有好处。我知道他是很认真关注这个问题,所以就特别简单回答他。他似乎思考和诧异,但我知道他的问题没有得到满足。至少这个问题在他心里思考几年没有答案,现在也仍是不明白。

与他们这次相遇,直到他说出了这次来的目的,我就心里有底了。他说这话之前的交谈过程,我一直在分析他们来的目的是什么。没有明确确认前,我说话是更谨慎一些。这个谨慎不是紧张,是分析中判断,需要多费些心思。里面没有惧怕,但不知如何应付谈话局面时,争战是被动的。等到逐渐深入谈话,就不担心被他们忽悠着走。

内心祷告神是必然,也知道神必掌管这里。对他们提问,回答必须是谨慎,但不属于提问的事情,可以多谈些圣经改变人生命以及善行见证。往往谈起见证,就容易滔滔不绝并满有力量。有时候他们问问题,你回答或者不回答,氛围允许,你就很有修养并充满平安地给他们对讲一些基督信仰的美好见证。你与他们在一起,你唯一的依靠是主,你唯一的优势是信仰而来的真正道德制高点。你在这个点,他们可能侮辱你,你却知道他们无知。他们可能内心不小看你,你就更多谦卑去见证。

去这样的地方,你的底线是随时准备坐监。你为主有这样的心,没有人能胜过。

骆弟兄 5.28

  • 阅读 786
  •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