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日志(2月23日)

保罗跟随主,看见两点:为福音不要命,为真理不要脸(指不顾性命和不怕人情)。

与已故老弟兄交通,四年里几乎天天几个小时单独。他的生命中透出只看真理和基督,不在意任何势力和力量的心,给我印象最深。一个落寞的教授,被遗弃的传道,自在喜乐却满有负担和真理亮光的前辈。他说,武汉所有教会都不喜欢我弃绝我了,我就你一个朋友。我说,我可以冒昧说“大家漏掉的,我们觉得是宝贝”。老弟兄一生坎坷,24岁信主,47年考取民国武汉大学,五十年代因为信仰不入党,后打成右派,发配一所中学当老师。五十年代他的学生一届十一个考入清华,算是最优秀的数学老师。在他最后的十年,我算是他剩下的唯一朋友(属灵相交,老弟兄自己所言)了。

他几乎敢指出所有当时活在当代有影响力的传道名人的错漏,这让我十分惊讶。而他倚着圣经说出的理由却令我叹服。

他说自己一生失败,“搞”教会没有搞起来,到哪里都不受人欢迎。有一次在电话里与我交谈十三个小时(他是座机)不肯放下。在他眼里,当下没有几个教会的道路没有偏离(不是指根基)。我在他眼里是什么都不懂的,只是愿意听着就很好了。从他对圣经的谈论,我也诚服自己无知。老弟兄给我印象最深的两点,一是心里只有基督,二是从圣经真理看教会和教会信息,从不容让一丝一毫。数学和统计学的教授,的确在真理上严谨不怠。

他说自己所学都交给我了,我却纳闷,知道自己无知钝学。心里只想,学多少是多少。他爱主的心和对宗教势力毫不在意以及许多超越的亮光,给我带来很深的影响。

他似乎慢慢把我钩到他的希望中,他就说,你很重要(因为我有点像他不在意许多事情)。但你要知道,十字架的路越走下去越孤独,你要想到这点。我也正想到十字架的路会被人弃绝有何妨?那时我有基督的甘甜,已不在意所有。

他有两个比喻我印象很深。一次谈到教会,他说摩西“搞”了一辈子,进不了迦南。约书亚很年轻,一下就进去了。他的内心是因基督而喜乐,喜乐是刻在里面的,却也因外面而许多深的忧愁。

有一次,我慢待他几天后去电话。他谈到死,很羡慕大象死法,自己到山谷深处,无人知晓的离去。他是矛盾中希望有“知音”,又最怕麻烦别人。想到死,我也同感,若死法上不软弱和不给人一丝麻烦,是最好的。老弟兄回家了,是外面软弱,里面倚着真理不惧怕人情和得失的。这是我如获至宝的地方。

也想起流落武汉的萧山前辈钱马利老姊妹。因为我们传福音,老姊妹就待我如亲子。也藉着我与老弟兄有过一面之交。老姊妹是福音上真不顾性命的人。五十年代就因传福音被抓游街示众,七岁的女儿跟着,路人愤慨她的反动时,也可怜孩子无助。 屡教不改被判十三年徒刑。老姊妹说,拿到判决书实在感恩,因为上面写着非法传教,不是别的啊。她说,这是主给她看见配。

她在监狱传福音受的苦不小。加刑到二十多年,都以为会枪毙,后来遇见改革开放,加拿大一个教会机构向中国政府申诉她的情况。政府以四人帮迫害的理由放人。监狱里度过了十三个年头,曾因为传福音被关黑房半年之久,也因为传福音被用铁丝捆着手脚在太阳底下暴晒。又因为不吃猪血,干部用筷子撬开口,不管用,又用铝制汤瓢撬仍不管用,直到用铁匙撬掉许多牙齿她仍是不从。

她把一封出监狱回家路上的祷告词给我,没有一丝抱怨,只有向主感恩和认罪,剩下就是为主而活的感言。这篇祷告使我震撼之处,不是多少属灵词汇,是祷告中那颗毫无怨言只有悔改并为主余生奔跑的心。太干净,太圣洁了。从未看见如此圣洁的祷告!老姊妹与我深交七八年,最后的时光是教会陈姊妹陪她在医院度过的。萧山教会将遗体运回到那里,追思会各地肢体参加,人数几千。

两位老人,一个是为真理不要脸,一个是为福音不要命。武汉南京路教会也诚实传承。

2010年神在武汉兴起人人传福音,从中看见信心和真理的功课很大。我姊妹多次提醒我,不要以为这事很容易做到。的确看起来最简单、最粗陋的人人上街发单张,口对口传讲很容易。但要人人坚持,常年不懈,其中经历的打击和困难,没有异象是不可能能坚持的。但这样传福音,对中国灵魂整体听到福音而言,却是极为重要的。人人传福音的持续坚持的兴起,是一条福音兴旺、真理复兴的道路。走这条路必是孤独而“得不偿失”的路。常年坚持代价很大,外面所得非一时可见。但里面信心和真理却日久弥坚。从常年风雨走过,彩虹才显得灿烂。

十年来传递这个异象,却寥寥无几领受。即便领受,也难维系长远,但行此路,孤独却有力。

遭遇瘟疫的试验,这样走过来的教会,因为内心使命感真实,瘟疫中抓住机遇就如闲庭信步走出。因为神同在的恩就没有惧怕了。

十年磨砺,经历风雨在前,瘟疫来了反倒更荣耀主名。自然也会孤独中不受嫉妒者待见。这不是问题,问题是能否影响更多人看见兴起城市室外传福音的重要。

很多地区老弟兄说,中国只有一间你们这样坚持十年人人室外传福音的教会。我听见并不觉得惊奇。十年前神给你看见了别人不愿意看的东西,那时你没有经历时他们尚且不看,何况十年里你经历了别人没有经历却在十年前就不看的东西,十年后何须再吆喝说“都去行”呢?

武汉地区真理堕落以致瘟疫中的羞耻态,其实是光照出中国教会的黑暗,也光照这个时代教会的堕落与黑暗。你怎能在意他们所说所批判的呢?瘟疫并没有激动出真实悔改的心,并没有使他们不浪费瘟疫而来的机遇,也没有吸引他们去看神要藉着瘟疫使教会悔改中走出去面对困难传福音的心意。但瘟疫并未结束,这次功课想要不继续落在失败里,且要靠主得胜,并非没有机会。就是走出去帮助困苦人群并传福音给他们。

你会面对瘟疫毒害的危险,政府诟病而打击的风险,民众中无耻贪婪的求助者需要你忍耐,教内无异象的悖逆者围攻,冷漠者的旁观,趋炎附势的迎合,以及异端攻击的毒恨。你要面对家人因你外出会带来风险的不满,宗管部门干涉,派出所审问,轻慢之民的矜持。这一切你不能承受任何其一,你就不能喜乐甘心为主福音摆上。还有嘲议中说你趁热的笑话。不仅如此,你要承受激励、责备别人时对你的苦毒和不满,并要为许多事情挂心。正如保罗所说:进神的国,要经历许多艰难。主给的十字架道路,是一条窄路。若你想在这个堕落的时代,只跟随主,就意味着你要孤独前行。

真理的光来了,你看见了,就不在意黑暗。在地寄居,为主在天,你就只听牧人而行。孤独中满有恩典相伴。

你也经历着爱主肢体最真挚的相伴和同行。那许多兴起的肢体,正热切盼望着悔改中而来的服侍之恩。神洁净和分别,是要很多人不再跟从偶像,乃是跟随基督出到营外。

你的心被神预备了吗?那就走出去,不顾性命为主奔跑。

这不是说我已经得着了,已经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着基督耶稣所以得着我的。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 (腓立比书 3:12-14 和合本)

骆传道

  • 3